Sunday, December 14, 2008

玩命与吃软饭

入世的男人无非这两种,我愿意把这两者比作高等数学里的极限,一个是无限大,一个是无限小,他们互不干涉,游走于自己的世界。或许他们也是相互羡慕,犹如大款面对乞丐时候的感慨,

二者也像男人与女人,我想说的是一对恋人,我们随着人世的丰富,会发现一个家庭,总有一个玩命的,一个吃软饭的,否则家庭不和谐,男人玩命的时候,往往也走出了两个极限,一个让女人疯狂,刀山火海,愿意与你并肩作战,就算做鬼也风流,那另一个则是,迅速的远离你,投奔一个安逸平和的男人怀中,并为了向你证明她们的苦衷,而向你忠诉她们想了好多天的稿子,无非为你展示她自厢情愿的合理性,

中年以后的父子关系也在这二者之中,一个玩命的老爸,会让孩子丧失斗志,甘愿并且自豪的在家吃软饭,换过来,一个玩命的儿子,父王基本也就高枕无忧遗想天年了吧,以至于发展到,年轻的新婚夫妇要一个孩子的目的仅仅在于养老,或者防老更合适,孩子出生以后无往不在这二者之中,恕不道德?一个正极,一个负极,这叫平衡吗?

我想所有的人与人之间的,人与物质之间的关系,都是在这其中,假想一下,两个同样玩命的人生活在一起,会是什么状况,两个同样吃软饭的人生活在一起,又会是怎样?人天生都有基因,我愿意相信是原子内储存的大量信息的来生转世,有人天生玩命,有人天生吃软饭,有人被后天的刺激,变成玩命,有人被社会的璀璨变成吃软饭的,无限次的偶然性,其实都是必然。

中国人讲究中庸,我看大可不必,生命是一场现象,随它去吧。心情来了,一切都来了。在无数次的辨证以后,你会明白,无限大和无限小是可以等同的,玩命与吃软饭是可以等同的,就好像光速的条件下,质量和能量可以等同一样,你也许会不解,那最后让我来告诉你,之所以无限大和无限小可以等同,就因为他们都是那么的虚无缥缈。

1 comment:

龟头 @ Kenny Sim said...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天生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