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8, 2008

我只想要一点肥肉

给我一点粗粮,我就活蹦乱跳。
给我一点营养,我就不安天份。
奢望啊,奢望啊!
我只想要一点肥肉,我要把他变成脂肪,
我只想要一点脂肪,我要把他变成蛋白,
我只想要一点蛋白,我要把他变成肌肉,
我只想要一点肌肉,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我只想你碎尸万段,我要肥肉干吗?
你丰完了胸,脱光了衣服,溜了胡须,拍了马掌,
你炒作,你选秀,你N步并作一步走,想一步登天,
下不来了,哭啊,闹啊,兄弟,别走王明的老路。
你无事生非,扭曲黑白,你还想扭转乾坤,
老天爷的规章制度,非不听,非要点潜水的规则,
你封建迷信,算命把脉,跳灾,跳福,跳完大神,跳火坑,
你玩弄权贵,玩弄感情,玩弄你的鸡鸡,还玩弄别人的,
不一样也没有办法,男女有别,
肥肉凶猛,人命关天,无关人等,请作回避!

一场级数游戏罢了

前项是过去的过去
末项是未来的未来
你跳啊!
无非只是想得到研究合理的现在。
游戏事小,谈笑风声
何者为大?继续笑饮

荷花别样红你妈

心境变了,整个环境都变了,
态度变了,整个世界都变了,
爱情变了,整个生活都变了,
你变了,我的一切也变了,
六小时车路,天气骤变,却天天荷花红,
渔村旁边,逃避风霜,日日运动会,
你在我的视野里,我就温暖,
你打碎了我的意志,我用残骸陪你跳舞!

Saturday, November 22, 2008

当人已成为往事

一个人就是一个人,你知道当一个人变成了一件事的时候,
或许是过去了的人,或许是五百年前的你我他她,
恋爱中,人就是人,当变成一件事的时候,
一切都已经改变,我们都再也回不去了,
强行的追随,仅仅是人还是人时候的记忆,
有多少人啊,终生生活在自己的记忆里,
以为那就是你自己最想去奋斗的,
记忆后来凌乱了,都变成了事。
怀旧的继续怀旧,可残酷的变成了往事,
时髦的接着时髦,又怎会知道我们已经除了衰老无事可做。
短暂啊,短暂,燃烧过后体会到的仅仅只有燃烧本身的那一点点光和热,
剩下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Thursday, November 20, 2008

观众

观众中总有你的影子,还有你的门徒。
舞台中央你不爱去了,还有你的孩子。
切忌:
你没有那么多的观众,别太累了,
你的舞台也许也只是观众里有一丝丝之地。
我们都是可爱的观众,想像成为舞台中央的演员。

Sunday, November 16, 2008

独白!

看人是人,看人不是人,看人就是人。
发现,模仿,体验,不过如此!
如此循环,好有乐趣。

Saturday, November 08, 2008

脚踏实地,践踏实地。

一夜春风过,万马奔腾。
空气清新了,树木滋润了,
天气暖了,也未必就是春天来了。
也受罪了,罪也累了,
那些事,又举出说给谁听啊?
不合理叫做生命。合理的叫做理想。
半斤大脑细胞,
想入非非,不安分守己。苦了自己,笑了他人,
脚踏实地,不是他们的脚踏实地。慢慢地全部放掉。
一个风筝,一场纷争,胜利或者失败,只是一厢情愿,
变成他们的故事,讲给孩子,讲给战士,讲给一切脆弱且展示才情的人,
追求真理,藏在少数人手里,我们只能孤独,
少数人拿着真理,自寻烦恼,真理哪里理会?
能力越大,责任越重。
世界总是一错在错,像头狮子,不能软弱。
而我们就这样,就这样。。幸福着!!!

Tuesday, November 04, 2008

姐姐,带我去远远的地方玩

我住在北方,想起来那些天有点阴冷。
你第一次恋爱在哪里?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你家门前的斑马线,迷住了很多年轻人。
而我却一次也没有敢迈过。
白杨树下一起奔跑,太阳光下一起舞蹈。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这些已成回忆,
每天都有新的故事,不知何时还会在一起。
姐姐啊,我想回家,牵着我的手,我有些累了,
姐姐啊,带我回家,扶着我的头,我有些困了。

Monday, November 03, 2008

他们的江湖

世界是你们的,那跟我就无关了,终归到底也是你们的!我在旁边观众般的注视已经足够幸福终生。你们是早上八九点的太阳,朝气蓬勃,我们可能是午后时分的残月烛光,永远等着太阳到来时收起行囊!道不同不相为谋。白日岂见夜之美好,黑岂能想象白的壮阔!按其气量凄凉生活吧!气量和尺度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方法!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