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5, 2008

我对这城市的忏悔

这半年,我一直生活在梦里,梦早晚有醒来的时候,我时常在思索,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因为曾经的眩目饶乱了眼睛,满的溢出来无人剪彩,而看见的错觉。今天看来不是,可能只是想自发的避免烦恼,可能是大家所讲的逃避。可是烦恼究竟是怎样的呢?呵呵!我是一个很懦弱的人,会被微小的事情弄的不堪一击,即使曾经做了许多在我后来想起很后怕的事。可是那些都是发生在过去的事,究竟也无法重演。

我发现写作是一件我见过最痛苦的事,有时候无所谓文字的优美还是丑陋,关键在于他的真伪性。最困难的莫过于写到最后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关掉了所有可以通往以前记忆的通道,忘记电子邮件,忘记以前同学的号码,将手机这个以前必不可少的工具,也闲弃在卧室里,其实也不过是他人居所里的一尺小屋,可是依旧和无数高级公寓一样,能够见到早上的阳光,和晚上的星星,无邪的认为也关闭了心思,静静地呆会也蛮好的,让自己心里舒服一点,实际发现,仅仅是短暂的享受,好象阳光明媚的晌午忽然停止被雨水打透,在南方尤其如此。

过不了几日,我要返回曾经让我“抛洒青春”的小城,呵呵,搞的好象我已经多老了似的。其实就是读大学的那座城市,江南的一个小城罢了。百感交集,心里面好象有什么东西要翻出来,不知道如何去形容,总之心里怕怕的,无数的学子们无论事业有成,或者仓皇失落,重返故地的时候都应该是这样吧,可能感慨时间荏苒,可能怀念曾经的聚少离多。终究是一种满意的充实,就这样的糊涂中过了一年又一年,我们都发生了改变,可能娶了美人归,可能有了一个大胖小子,可能宝马汽车取代了以前的小三轮,呵呵。想想觉得很可爱,好象我们同是在一个潮湿柔滑的小洞里走出去觅食的小虫虫,可是我感觉更多的是什么,是对这座城市的一种内疚和惭愧。所以,今天的这篇文字,仅仅是我自己对这座城市的忏悔。

从何谈起呢,从出生起?哈,未免有点太那个了,就从我高中考大学落榜,重新回到之前的高中再读再考的经历讲起吧,那是一段我至今回忆起来都感觉幸福的日子。其实我发现啊,每个人回忆起自己的校园生活的时候,往往记不大清楚到底学了什么,懂了什么,更多的可能是一种课后和同学伙伴玩笑,或者惹出闹剧,或者挥霍仅有的身体的青春日子。几年下来,你能深刻的记得某某同学生日的时候我们一起如何如何放纵自己,某某同学初试爱情时候朦胧的美好之后的八卦消息。或者是学校旁边小卖部里好吃的饼,或者是校门对面破烂不堪的小水吧,真正记忆你思想的事物无非这样,也可能是遗忘的在某日整理房间时发现的那时土里土气的合照,笑脸永远伴随的脏兮兮的样子,早也过时的时髦。想起那时候还想尽千心万苦为了寻得的满意而心疼的复杂心情。呵呵,真的是挺美好的啊。

记得读小学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和自己一般大的孩子,大家聚会在一个小学堂里,拿着永远也卷卷的小书,读的吐沫横飞,小眉头皱啊皱的,下了课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好生希奇,世界真大,呵呵。就这样的,一天一天的建立了一种在独生子女在家里体会不到的感情岁月,都好象是自己家里出生的哥哥妹妹,即使还用不上暖气,即使很多同学的衣服还是检来的,即使我们还在羡慕某某同学手里的游戏卡。即使。。。。。。后来由于各式各样的原因我提早一年离开了那里,去读初中了。

之所以要提上一段简短的文字,是因为后来我复读再考大学的时候,看见旁边的很多人的样子,都是那样的熟悉,离我的真心是那样的近,因为里面有很多就是我小时侯的小伙伴。一个小学,一起破破烂烂的傻样子,如今又坐在了一起,起初我是因为惧怕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压力,后来当我坐下去的第一天,我发现可能一切都没有,只是过去了很多年的静止,一下子又接上了轨道重新走,那些之前的儿时的傻乎乎的脸如今很多已经是胡子芭茬呵呵,现在孩子可能都是营养不错。看到了很多另外的一部分小时候和我一个学校但是年纪比我小一年的学弟学妹们,虽然好些年过去了,但是我记得他们的样子,即使他们的样子已经发生了翻天伏地的变化,那种感觉很好,让我感觉真实。我欺骗自己说,哈哈!这多年迷失,今天终于找到自己的根了,我受够了那种满学堂都坐着比我大两三岁的同学,让我害怕,让我学会自己要和他们一样强忍着和他们你争我斗。那一刻是甜蜜的,如果一个游走迷路了多时的小孩子,忽然找到了自己熟悉的环境,我还天真的认为他们还和以前一样,天真,真挚,大大咧咧,风风洒洒,结果一切都变了,连当时我都觉得可能都学不会自己用卫生纸擦鼻涕的家伙,如今也有了自己喜欢的姑娘,整天泡在一起,有时候我们坐在一起,我想去提那些过去的美好,可又说不出口,因为怕人笑话,他们也不提,只顾着劝我喝啤酒,我就一个劲的傻喝,怕影响到他们的节奏。能看见他们也是好的。让我觉得活着挺真实。也许在他们这些傻小子的眼里还不知道原来有一个词叫做怀旧,哈哈其实我自己也并不一定真懂,就心里跟着装深沉。小学的那段时间里,我很喜欢班里一个女孩子,人家干干净净,文文静静,在大家都是土脸灰头,不知道干净的时候,我就觉得她真的好美。我还骗我自己,以为自己初恋了,呵呵,并且告诉了当时和我关系很好的男孩子,这些傻家伙还正尔巴经的跑去给我“说媒”,我以为自己死了,脸红死了,谁知道后来的不久,大家就都有一个属于自己心中女神的具体。可能这就是我和我那一代边疆的孩子里对于爱情的懵懂之时的美好情怀,后来想起来也觉得好笑,后来的复读的时候和他们小聚的时候,我还偷偷的问起过一个人,问问她现在怎么样了,哥们就告诉我如何如何了,两个小大人感觉是怎么怎么了。好笑。听说她因为得了病去了天津,什么病也不晓得,只知道在天津边读边治疗,刚好今年回来了,因为户口在家,要在这边考学,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小的时候我们说好了很多事,最真挚的很多事,简单热烈,由于病情的耽搁,在我复读留级的时候,她还是比我小一个年纪,我心里偷想,这么大个姑娘了,还是那么小。觉得可乐。某一天,当我正要回家的时候,刚出校门,我发誓我看见她了,真的看见她了,但是她一定没有看见我,我看见旁边有一个比我小蛮多的男孩子,干干净净的,头发输理的很讲究,在旁边照顾她,不知道她是否心里还依旧记得曾经我们一起的美好日子,也许某日也在独处的时候也是暗自伤感,可是在我看来,能有一个这样的可爱男生陪伴着也挺好,我看着他俩离开的背影感觉温暖,不是那种亲密的搂楼抱抱,仅仅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干净的爱情,也可能不是她的男朋友,仅仅是一个院子里住着的弟弟,我想着想着就也回了家,感觉很满足,很幸福,以前儿时的担忧,此时也没有了,觉得塌实,这就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深深地爱着红楼梦这本书的原因。但更塌实的是,在这一年,我也找到了一个让我喜爱,并至今为止唯一主动去追求的一个姑娘,她可爱,恬静,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是什么-----我也不大能仔细描绘。就这样的单纯的思想的生活里,我“寂寞”的享受着属于我新到来的日子,直到那一年的冬天,之前读了大学的孩子们都回来了,看见他们的变化,我越发的感觉好笑。都变了。变好变坏且不说,都已经不是曾经和我一起的那些人了,我主动的冷落了他们,因为他们让我没有归属感,就好象那时候我在这三边都没有归属感一样,孤独的活着。也许对于他们来讲他们比以前大气了很多,优秀了很多,可是我真的不以为然,因为我常想起,文革的时候一场大社会的灾难来临的时候人性中美好的东西永远只是那么几样,龌龊的也仅仅是那么几样,只是不随你的职业和地位而发生,无非那边人换这边人,新人换旧人而已,看着他们口里操着自己当地读大学的城市方言的时候,我觉得感慨,别真有那么一天,自己连自己的姓名都忘记了,呵呵,闲话且不多说。影响我最大的是,人最初坚持的那些东西,其实是不可靠的,你以为很坚硬了,其实~~~~~~~。后来的高中末尾生活挺有意思的,我见到了很多班里的写文字写的很好的孩子,他们都才华横溢,我单纯的享受着这些虽然不高深但是很真挚的文字,也随着感动。也陪着他们一起见证了很多人生中注定要体验的感情,比如,那时班里有一个同学,是从农村乡下来这里读书,家里挺贫困,可是孩子志气很高,我很喜欢他,是我那些年里很少见到的,中午放学的时候自己上街买几个馒头拿塑料带包着带回来教室里端起书独自享受着高原灿烂的阳光以及精神和物质粮食的年轻人,后来因为营养不良几次昏倒在教室,后来学校通知了家长,妈妈大老远的跑来也不在乎钱多钱少了,在学校后面的一大片少数民族聚居的平房堆里,向少数民族讨来的一个小房里,住下来,目的是为了每天中午让孩子来这里吃顿饱饭,最初我不知道条件如何,情况如何,直到某一天--------一个噩耗第一时间让全班同学都知道了,孩子的爸爸因为在乡下无人照顾,病死炕头。班里的同学都义无返顾的来到了孩子妈妈租的小房里,我也跟着去了,第一次见证了那种现在时代无法感受的美好,一切来的那样的真实,就好象发生在我自己身上一样。哎。不提那些让人如何用文字描述也描述不清楚的复杂情形了吧。就这样在那些和我一般大孩子的故事里,我在家乡又上了一年学。二年,我终于磕磕绊绊的上了一回自己的大学。

现在我们的故事也要正式的开始了,呵呵!可别笑我卖关子啊,上面讲那么多的无关紧要的话,哎呀,可能我是一个死钻牛角尖的理想主义者吧!哈哈,多美的一个名字给自己,我一直觉得我可能不能像曹先生,给中国人民写了一首挽歌。可能是中国无数文人一生的梦想,也许我慧根不够,能写一个生活在我周围的人的挽歌,死也在所不惜。呵呵,实际看看自己的那些文字,真的是不值得一看,我连自己读了都觉得害臊。不过,依旧那句话,红楼梦是我的梦,这几天伴随着广州的雨天,我又重新端起了红楼梦,心里感慨十分。能记起的可能不是里面的剧情,过多的是当时无数次读这本书的时候的心情,就好象之前我讲的上学的学子到头来记忆的最多的可能不是自己学到了什么,是周围的生活,和心情。不同的是林妹妹见落花同我见雨日。

那一年,我大概18岁还是19岁都忘记了,19吧应该,因为18岁的生日那天,我央求妈妈给我买一套资治通鉴,但是从我得到资治通鉴到后来我上大学好象有蛮多时间的,就假设是19吧!十几也无所谓了。父母说是由于工作原因离不开岗位,让我独自一个人去坐车然后去上学,我知道父母都是平平凡凡的教书人,但是我更明白的是,这是父母要在这次过程中,教会我更多的东西,于是我责无旁贷地,自己收拾了行李,教爸爸的学生托运来了南方,自己轻装上阵。与我同行的是,另外一个考取了我大学那个城市,和我学校挂牌的一个三本技术学校的孩子,他爸爸亲自送他来。刚好我们三人一起搭伴,我家里人说着是,刚好有缘一起路上照顾一下我家里的小孩,其实谁不知道啊,在亲也没有自己家的孩子亲啊。只不过是上厕所时候帮我瞅瞅包别让人摸了而已。就这样,我也不知道怀揣着什么,理想?抱负?梦想?还是什么。我也不懂,就匆匆上了路,走的那天,舅舅和舅妈还有弟弟一家人也来了,舅舅还不助地告诉弟弟,以后也像你哥一样,考个大学,当个大学生,弟弟头点的跟真的一样,呵呵,那年弟弟16岁。当然来的还有我的爷爷和奶奶,其实是我的外公和外婆,但是由于小时侯的一些特殊情况,我和他们更亲近,出生刚来到人间,是他们二老把我抱走带大的,今天我都觉得欠他们的,没有把人做好,没有把学读好,哎!愧对二老对我的教诲。一家人可能最近几年还没有遇见比着更大的事呢,来就来了吧!这样的忠告那样的嘱托,其实我都忘记了,能想起的只有那个场景。奶奶的腿脚不太方便,爷爷的眼睛是白内障。他们都走过地下通道来了,今天看来,我真的觉得自己的失败,我也常常想,我是磕几个头能弥补呢还是如何呢?咳!记得我小时候第一个理想就是有一天找仙人炼丹两颗给他们二老一个一颗长生不老,呵呵好笑吧,就这点我觉得和我后来喜爱宗教哲学有很大的关系。后来车开走了,我最后一眼看了一下这个我多年没有离开的城市,就这样!

伴随着旅游观光等等,一周之后,来到了目的地,等等一系列活动,包括半夜三更在火车站度过,包括为谋图小利在小商贩那里购买便宜廉价质量低下棉被和洗刷用品,以及后来走遍全城为了谋求一辆自行车,以及。。。。。南方的天气对于一个长期居住在边疆没有来过南方的人来说是恐怖的,种种的不适。后来我还想幸好当时年纪幼小,适应能力强,要换成现在这样破样子,恐怕一命呜呼咯。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教育体制的压制,使得无数和我们同样经历的人,都想通过这一次解脱来实现自己想要实现的一些东西,等一切收拾挺堂了,军训开始了,号称这严厉那冷酷,我都不以为然,也不知道当时如何想的,可能是教师大院住了一辈子,对这些炮弹有一定层次的免疫能力,我大学的“奇迹”就这样开始了,教官像狗一样的嗓子大声叫到,有没有人想去特训连了感受一把真正的职业军人作风,我跟傻子一样倏一下就把手举的老高,旁边也有不少人也举了,结果最后的结果把我和一个后来和我关系很好的同学一起进入了特训,大家后来都管他叫老二,因为他的哥哥也是我们学校的一名学生,校园十佳大学生,研究机器人的,后来听说,我们学校去参加全国的机器人大赛将清华大学打败的那些英雄们,就有他哥哥一个。我和老二很幸喜望外。大踏步的来到了特训,很惊讶都是各排各连了选出来的人,后来这些人成为了学校里面各式各样的红人,学生会的头部,各省老乡会的社长,也包括各个部门的主管,有一个甚至现在都留校了。还包括当地黑社会势力的一个人的外甥也在其中,我当时就是和他们在一起,教官是一个东北辽宁的大姐姐。全校的男排可能多了点,就把他委任过来,独此一个。后来我们关系一直持续到她毕业,她其实就是当时比我们大一届英文系的学生。还记得他们宿舍里的姑娘都长的十分的好看。很多男孩子都排着队似的去追求她们,她们几个对我都对我很好,后来经常带着我和老二一起吃逛。

去特训的那天我后悔极了,太累,有多累,这么讲吧!早上每个人穿着军绿色的迷彩去的,晚上回来由于流汗流的太多,盐分印在了衣服上,回来就是海豹突击队的打扮。可是因为有这么一群人互相照顾,互相帮助,即使操着不同的方言,即使还谁也看不起谁,谁也不服谁。即使我们都很有火气。。。。。。。记得有一天我生病了,由于热汗之后用冷水冲凉了,实际上由于时间来不及。给大姐姐打电话,可她因为我平时比较顽皮,偏不信,硬要我来,说我坐在旁边看也好,那我哪受的了那种屈辱啊,不是不给弟兄们面子嘛。就强忍着,坚持着,解散前的集合时,大姐姐告诉我们今天我们排里有人都生病了,还是坚持来训练的,你再看看你们其中的某些人,懒洋洋像什么样,我心里知道我一下变成了全排的好榜样了。晚上,姐姐打电话给我,说去医院看看大夫吧,就陪着我找了一个学校门口走不多路的一个小诊所,医生态度不是很好,因为时间太晚了。因为周围比较偏僻,所以怕打搅,好说歹说,进去了,输液。姐姐坐在我的旁边让我躺下,我不敢,因为我怕让他觉得西北的男孩子这么懦弱,就也坐着,夜色里伴随着小诊所里几盏破灯炮,我发现姐姐今天穿的很少,脸上和我们一样,被太阳光多日灼烧的黑红烙印,因为姐姐在培训成排长的时候,已经训练了整整一个假期。当时我就感觉,天下的女子原来是这么的伟大!呵呵。军训结束的时候,我们的手枪和步枪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我也打心眼的佩服这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姐姐。也许谁出来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就是强忍着捍卫着自己出生地的尊严。真累。

这是我那年记忆最深刻的事,其中包括很多别的事,包括我和我的老乡请一位号称自己是英国海军陆战队的退役老兵,其实他是一个色情狂,经常骚扰英文专业的女生,经常去一些红灯区,我始终记得当时我和他吃饭时候的样子,让我感觉惭愧,一个英国的痞子也好流氓也罢,在大巴上等到所有的人都下车了,自己才下来,等朋友都坐下了他也才坐下,总是抢着买好吃的给我们,总是告诉我们外面的世界很大,总是告诉我们,现在友谊越来越少,总是把不懂的话抄在本上,总是把某某人的应酬记录在书,总是把抽完的烟头,熄灭放进垃圾筒。后来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一种优秀文化的产物。还包括为了出门上网翻后山,带着一群胆子超级小的男孩,上了山我骗他们我忘记了路,吓的他们都有死的心,我就觉得好笑。直到我找到了出口然后把他们送到安全地,大雨像瀑布一样,我们好象水人,三四个人打一个小伞,淋的湿透了,在网吧里脱下上衣拧水,水流了一地,弄的网吧的老板都直摇头,我也挺害臊的!后来想想,我们真的就是那么爱玩想去网吧,玩玩那些我们早已经再也熟悉不过的游戏吗?不!绝对不是,就是为了寻找一种感觉!一种大家在一起的感觉!

呵呵,想想有的时候挺荒唐的,大二了,我们来到了本部,是另外的一个世界,没有束缚,没有压力,只要别闹出人命,学校都不会干涉的地方,我偶然的机会参加了一个校园选秀活动,结果直接命中,后来的日子,就是大把的人过来和我交朋友,我也觉得自己好象是一个什么偶像明星似的。不过确实也证实了当年我足够年轻,天真的足够真实!呵呵!就也跟着吓闹。跟真的似的。后来我发现,我俨然变成一个立法者,有能力约束他人的发展,有能力改变我想改变的一切,因为我走在学校最主要的青春大道上,只有我不认识的人,没有不认识我的人。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像现在说的粉丝是什么一种让人恼火的产物,你没有自由,没有安全感,同时又有太多安全感的生活,越来越多次的冠军,使得我无限地自我膨胀,直到后来把自己撑爆。我可以几个电话喊来上百人来为我助威,我可以蔑视那些已经唱了数年默默无闻的名誉歌手,可以超越一切。我只知道每天晚上在一个大容树下面有无数的人和我在一起,时间一久,我发现,我坐在某处没有动,只是旁人在不同的日子里在不停的变换,呵呵!就这样两年过去了。到了后来我把自己的证书翻出来烙了一堆,朋友多的,只要不杀人,都能办成,我也见识了一些让人很感动的普通的“偶像”和“粉丝”的事件,想不到更好的词,就自爱一下吧!某女同学的爸爸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和我交上朋友,把整个地区十八个县市的特产各自选择最好的组合在一起然后包好,让姑娘送来给我,我记得当时我看到了一张朴实无华的脸,不是很精致,不是很胖也不是很瘦,眼睛很大,很天真,很可爱,我过节的时候把他们宿舍的四个女孩子一起带着一起去学校后面的山上放烟火,也不管这是不是可能把山点着了,呵呵!看着他们特高兴,我也就跟着瞎欢喜!

后来的后来,大学的末尾生活。我有一段让我记忆太过深刻的东西,包括我成了一个汪洋大盗,喊无数的人在学校里追捕一个比我小一届的孩子,把人家孩子打的掺不忍睹。包括我们把无数家饭馆的饭桌掀翻,并告诉老板,是我做的别连累别人,吓的老板不敢报警,即使警察来了,老板也不敢说是我做的,包括圣诞节的晚上,我觉得学校新种的那些树苗不好看,就喊人一起拔了,包括第二天树旁边的110警车,包括与本地90后混混拔刀冲突中因为喝高而逃走的悲剧。包括1月1日,某故友发来消息从远方,看在我们曾经在同一城市,同一个屋檐下,做我一天的男友,包括我收下了人家的牛肉和围巾,包括我帮她实现理想的那些事,等等一系列,我发现感情不在于你离多远,不需要身体接触,包括我带着一个90后的小姑娘一晚上走遍了整个地区,狂风怒吼,我们狂吃冰淇淋,包括我将我曾经最好的朋友弃之让他无立足之力在整个学校范围。包括我和一个地痞流氓住在一起没有钱吃饭,到处街上吃霸王餐,到处抽霸王烟,到处。。。。。。。。。再到后来,我就不想提了,某人某事,以及我失去的兄弟,我死了的弟兄。我~~~~~~~~。我只记得最后走的那天,一个女孩突然从外地回来,用自己的信用卡给我买了多的我都拿不动的吃的,还有水,我为什么连一个拥抱也不能给他?是我对自己爱情自私的理解吗?我的爱情在生活面前就那么孤傲吗?我以为我是谁?真命天子。出生的那天就是改变历史来的?我伤了她们,即使他们后来还无怨无悔的帮我。我知道那是他们再帮他们自己的青春。我的青春我怎么办啊!后来大家都毕业了,我祝福他们,可能他们记得的是一个在书里才见过的我。哎!还有很多事,我不愿提出来,我想自己去消受。教会我很多,这不是读书能读来的。我一直觉得我变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了,其实呢。谁又何曾真正知道自己到底是谁?谁生下来都知道自己有一天要衰老到死,谁又真正的珍惜活在的每一天的生命。谁又真的爱上过谁。谁又真的遇见过谁。我不敢用手机,不敢上QQ,不敢一切事,成天窝在小房子里。我不是害怕。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愧疚!愧对这两座城市。是那些我许愿给别人的誓言还没有完成。是那些我答应别人的愿望还没有做到?他们都走了。有一天他们也都老了。记下了什么呢?

过几日我要重返这座城市,要认真的忏悔!当我再次看见着物是人非的场景,当我看见曾经宿舍楼底下的青苔,几年不变一直注视着我曾经做过的种种事情,我以为我是谁?战神?扯淡吧!包括唱戏的老爷爷,包括侧门口开小卖部帮我保管东西,卖最新鲜的肉和蔬菜给我们的老奶奶,经常关心我的爷爷,知道我每天定期会来买水,会冰好了等我。包括我为他们做的事,包括火车站旁边我最后嬉戏的小区,包括几条大江旁边我独自立在大风里思索的惆怅。包括。。。。。。。。我发现其实一切都没有改变,变的只是我的心,我一直就站在那里,动也没有动,却俨然变成了一个大人,小大人也好,我也不是什么火麒麟,也不是什么阿修罗,注定要守护一座城市,我没有那个能力。我想用一个词来形容那种心情,仅仅是对这两座城市的忏悔!他们俩教会了我很多,我以为轮回是什么。走完一个圆满的圈重新站在原处,其实我错了,我压根动也不曾动过。我还是我!呵呵!我的真的以为我见过了风生水起,我真的以为我趟过了大江大浪,我还真的以为我已经走到了天涯海角。其实那都是梦。虚妄也好,虚空也好!和我开头讲述的那场梦。我也在一直思索,什么力量让我忏悔?是觉悟吗?是后悔吗?是忏悔吗?忏悔本身让忏悔变的有意义?还是生活?还是生命本身?还是那些离开我们在天上注视着曾经和我一同战壕的战士?还是谁?都不是,都不是,我一直就在这,动也没有动过。我时常看我的双手,那上面是什么?我真的一无是处吗?我还配有爱情和亲情吗?呵呵,自己都不敢相信,真的有一个傻丫头愿意。你知道吗?花花草草,都是有生命的。他们在隐秘处时时刻刻的注视着你。用他们的思维定夺你的功过,也许是守护着你,百年不移!我爱他们。我看见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同样看见了我。和那些记忆着很多故事的建筑。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都是有信息的!

后记:我爱我此生见过的所有的事,所有的人,我看见你们的时候,你们也见证了我。哪怕后来人不曾记得,那也知足了,把你所有的虚伪和高贵放下,你只是一种比普通动物稍微有了一点逻辑思维的东西。森林里你不比老虎狮子,高山上你不如牦牛藏獒,他们都思思不倦的奉献着自己的全部,而我呢?用生命的本身再看风声水起,动了吗?没有动。只是你的心在漂浮不定而已!向他们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