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5, 2008

一块石头的时空之旅4

此时,仙人们的手的功力已经远远超出脚力,就看着众人合力开始砍树,与其说砍树不如是推树,用手推,硕大的树犹如雨后的蘑菇一样轻而易举的斜了下去,仙人们看见斜的东西自然兴奋,上去一个试了试脚果然舒坦,众人也跟着上,犹如我们大病初愈踩在地上时候的激动,就这么边走边推,底下的街基本上是走不了人了。此时的村里要是再想出门不会上树那基本上是比较困难,要等社会发明直升机才行,半日不到,眼看大队人马潇洒的驶进了村落,村里的百姓大老远的就瞧见了,甚是高兴,七成新的棉衣棉鞋棉裤当,依旧模糊的脸上是沧桑过去后的甜蜜,村民们夹道欢迎,这个词可以不准确,更形象的应该是夹树欢迎,野狼哀叫,猛虎低吟。好不甚收,最后干脆树也不下了,直接就在树上聊,有娘子过来找丈夫的,有老父亲过来找老儿子的,有孩子过来找爸爸的,哭成一片,我们是姜,苦到哀伤,我们是毒,病到爱上。全村里热闹非凡,继续上演之前的戏剧,敲洗脸盆的,砸锅的,卖铁的,总之能发出声音的都陆续的错综复杂的交织在一起发出各自最美好的声音,加上动物与高级动物的声音,也许这早是大自然里最美妙的音乐,既有旋律又有情感,既有理论又有生活,这一切来的是那样的突然,但似乎又是冥冥之中早晚要期待到来的时刻,我们无法去改变公家人的想法,但是终究会有团聚的时刻,在那样的时期,总会有无数的社会性,残酷的剥夺了,自然动物之间的卑小情感,微不足道,直到回家,直到看见了树,直到回忆昨日,一切尽在梦里,梦醒来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在另外的一个梦中,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真正的醒来,你假惺惺的以为醒来的,却任就生活在另外的梦中,没有错与对,没有爱恨情愁,没有儿女思忧。只有眼泪,恨柔软的动物活在大自然的壳里发誓抵抗最后不过丢盔卸甲,慢慢的顺从,这是20世纪末留给我的感动,话题扯远了。好像趟进了大风大浪出来了,好像哪也还没有去过,依旧笑容灿烂朴实。今天我们称呼他们是农民,当时叫百姓!

我天真的以为,村庄会又变成以前热闹惊人,游戏世界的充实,可是这一切要等来一个需要的过程,这个过程恨复杂却也恨简单,仅仅需要让仙人们也好,勇士们也罢,重新学会树上生活,这一切都已经遗忘了,此时尴尬的斜倒树枝,难住了现居村落的人们,都重新来过吧,从头越,残阳如血,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情感变化了,就好像生活在一起的两口子,共同的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甚至同一个卧榻里,并不知道这叫什么,爱情吗?友情吗?生活吗?一旦失去,从新来过,总会另有风情,我想说的不是小别胜新婚,而是升华!跳出去自己所在的环境来审视自己的状态,那是美好的,也是残酷的,总想破坏已经存在的东西去追求新的东西,却发现今天已经拥有的够多了,我们盲目的追求共产主义,实际和万年前的原始社会无差别,而曾经的原始社会被个别份子无情的打破了,你能说他们不是好人吗?他们想拥有更好的生活有错吗?看起来是向前走,实际上又是轮回!社会的最高级别在我看来应该是赋予自然性的,先有自然再有人,所以人有自然性,渴望空气,水,阳光,人又创造了社会,最后好的社会赋予人性化,这可能是大城市的便捷的原因所在,社会又会同样的转回来影响人,人又影响社会,而我们所处的时期充其量是一种过程,然而我们无往不再过程里面,想跳出过程寻找结果,门也没有啊。再彻底一些,人类无非是一种现象,好比恐龙,未来的时间知道他们存在过,逍遥过,统治过地球,可恐龙又如何能知道未来的时间记录了另外的生物,人!如果以恐龙的时间将人作为参照物,我们是后备军,可是以人为参照物未来的时间又有谁主宰?你以为一颗原子弹就能消灭所有?玩弄武力的结局就是玩弄身体!三个月似乎是一个带有许多符号的时间段,三九二十七,二十七岁又好像是!无限长的时间段里,一切偶然性成为必然,而一个个质变往往发生和三有关的时间段里,这里我没有参杂关于空间的认识!这会让人头发昏!就是三个月,也许使得青蛙学会了水路两恓,让仙人们学会了树山两用!云游僧人除了出门骗人的,真的有世外高人,他们腼腆,看起来谁也不会害怕他们,然而他们身怀绝技,这个形容来比喻今天的仙人们,似乎更加准确无疑。天大地黄到天高云淡,需要的只是时间!时间在一定的情况下超越空间!仙人们没有了之前的疯狂和激情,更多的是成熟和老练!依旧下山上树,依旧穿梭自如,似乎少了一份张狂,夺了一份稳重。

时间一刻一刻过去,见证了几次天从冷变暖又从暖变冷之后,公家人又来了!这次苦煞了他们,爬树来的。同样的黄色小书。要招人回京,充军打仗,众人不解,如何军队?一段话过,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点点点点。他们回京了,这次没有激动和兴奋,多了一份玩世不恭。爷从土里来,终回土中去,各地是爷家。四海皆兄弟。山树两恓动物背上行囊卸下荣耀。两个字上路!

换上军装,胸前硕大一个卒字。拿上长矛,火炮,排好队,敬个礼握个手,又见黄色小书,不打了。就看大群的长毛人,毛发超重。从天灵盖长到脚底心,都是毛,估计小名都叫毛毛。个子略高,服装怪异,脑壳子远看两窟窿眼,近里瞧原来是深凹下去的眼睛。进了圆明园,然后的然后,喜欢什么随便挑,这时的三百仙人,也跟着去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进入圆明园,之前在矿石场时候,知道自己的作品要被收入这园子里,挺是骄傲。并不晓得,此乃天下第一大园。长毛人在那挑,他们也挑,捡大的拿,时不时还抢一手长毛的,弄的在里面动不动还发生点小摩擦,互相对骂吹胡子瞪眼。仙人听不动他们的话,同样他们也不明白仙人的话。渐渐地吹胡子瞪眼次数多了,可以简单的运用肢体语言交流了,类似跳起来甩右手表示你好一样!三天三夜,又是三。一片大火,熊熊燃烧!把人都熏黑了。仙人们还以为这是长毛人庆祝的方式呢。也跟着手舞足蹈的乐。湖面平静如明镜,镜子里有月亮和火光,以及笑容!狰狞的,朴实的。坐上直升飞机垂直向下看,正好免费一个电影,收入眼里。又是三天三夜,圆明园没有了.剩下的是千百万的石头了。隐藏在曾经圆明园范围内的各个隐秘地方。不被人知。会点物理知识的人都知道。火可灭小水,灭不了金刚。石头偷偷的藏着,也同时见证了,圆明园一时的美好!之前我们所谈所聊的,我总是把他们叫做石头,可是也不完全是石头,因为石头不值钱,而这里的石头价值连城,你也想想啊,街上的石头能摆在这里吗?这其中最出其不意的是一颗夜晚能发光的石头,看过去并没有增加过多少能工巧匠的雕琢,只是自然的立在那里。被三百仙人之一偷偷挪到了更加隐秘之地,一同搬回了村落,此石呈紫色,那种紫色不太好形容,好比同等体积的蓝墨水和红墨水各取百分之五十中和后加入闪光粉兑成的颜色!树上树下,就看着石头自己就穿插自如,呵呵,后头的人扔的!他成了众人的宝。我之所以一直都管他叫石头,是因为价值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没有人去用心赋予一个物品价值的时候,又有谁会去关注梵高活着的时候,又有谁会去可怜活着的时候的曹雪芹?我想大概也是这个原因,所以就称作石头。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