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9, 2008

夫妇与狼群No.1

之前的某一片刻,某处农庄,某农夫,某农妇,家有一婴。

尔时,太阳垂直地面,低行。夫妇下地农活,汗珠住满全身,妇猛回头,额头的汗珠脱离皮肤以每秒三米的速度呈扇形曲面挥洒田中,惊起一片谷穗。夫,手指类似锄把,糙如300倍望远镜下,月球表面那梦里的千里共婵娟。笑时皱纹能藏刀。背上发红,却不似少女羞怯。二人陪同太阳,以有数春秋。大自然的造化,偏离了夫妇的自然生理年轮。

这日,二人依旧前于日而起,糊茬棒子粥,随机轮流添入婴孩口里。日出了,劳作了。婴孩独自仰卧暖炕头,傻傻“思索”人生之真谛,昨天同于今日,挥汗藏刀。日落了,而息了。婴孩不在。

方圆数几十里,毫无人烟,世代守护此片谷田。后被稻草人取代。如今寂静扎看甜美,稻草人依旧,婴不在,不足于狼群频繁攻击田地后,沿小路逃亡。急了,还给夫妇身上某处留下一点礼物。打上黄灯,穿上草鞋,汗早已止住,此刻挥泪,夫前妇后,沿着黑路往黑走,不时滑倒却越走越忙。远处多方向,红眼的,绿眼的,像阿拉伯的希奇宝石在黑暗中发出点微弱的光。这不是大海中导航的灯塔。只是狼的双眼。远远的看,你猜不透狼心里在想什么,它也不明白夫妇的心。

1 comment:

jiani said...

你前面的形容词让我想到superman的故事。。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