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05, 2008

寻找鸡腿!NO.1

50年 开始土改,2月14日,中苏两国签定《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54年,一个伟大的法典出生!《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56年,三大改造完成!57年,一五计划提前完成,57年 开始打击右派,58年,伟大的大跃进开始了,百姓将家中铁制用具送去炼钢 ,一个大炼钢铁的时代来了,59年,随着中苏关系的恶化,一个孩子幸运地出生了,出生的那天就面对着起名的选择,姓资还是姓社,这是一个问题!其实没有选择。

建国这个名字,属于那个时代,那么我们就把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命名为,建国先生!


建国的奶奶是一个中国旧社会典型的善良秋香!为什么我要用秋香而不用妇人,是因为很多时候我们不能用一个人的年龄来断定一个人的性质!看不见的不代表不存在,看见了的不一定是真实!建国出生在一个土的掉渣,渣又变泥,泥又造人的房子里,与其说是房子,不如说是棚子,建国的父亲是一个秃头是当时著名的编辑,终日靠舞文弄墨,来谋一席之地。母亲是一个白发一个教育工作者,曾经是一个中学的校长,但也没有当多久,因为历史,因为政治,生命无从选择,以卵击石,石头变成顽石,卵就真变成卵了。建国这个孩子,有点像达芬奇,持其左手书写,为世人津津乐道,自己也认为高人一等!可是秃头动肝火了。肝是排毒的,用火烧它你说多有意思!像把一个活生生地鱼硬放在草原上,一个月后,建国不会用左手写字了。和谐社会这个词为今天埋下了伏笔!

《保卫延安》,《红日》,《红岩》,《林海雪原》,《铁道游击队》,《红旗谱》,《敌后武工队》,《青春之歌》这是那个年代的意识流域,艺术有政治的责任,但不是政治的工具!

建国被洗脑了,终于中苏关系破灭了,留给国人的除了一座座没有建好的空中花园,还有安娜卡列尼娜,还有三套车,还有山渣树。当建国和朋友一起欣赏学长用手风琴版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时候,他们被冲击了,原来五个指头同时按下去会有和弦一说,陶醉了,沉迷了,沦落了!几日之后,见几个官员来过,从此学长再没有出现在校园!一日,建国一故友借其一本呼啸山庄,头篇还没有,限期一日,建国用裤腿擦干净了手,凝重地接过知识,回到了自己的棚,躲在床下,一盏油灯陪伴着他,一天一夜,读完,送还!我不禁感慨,原来他们是这样读书的!为什么?文革!

你会惊讶10岁左右的孩子能看的懂呼啸山庄,存在的即是合理的!合理的即普遍存在!

我问建国,你有什么理想吗?
”我有,我想读书。”建国说,“可是又不想被父亲笼罩”
那你可以选择一个你父亲无法笼罩的知识。
三天后,建国选择了英文!章含之成为了建国的目标!只是毛主席已经在天国保佑国人了。
奶奶问建国:想要书吗?
建国不理会,因为水倍深!一个月后,奶奶手拿一英文词典递与建国,建国跪在地下久久不敢抬头。半个月后,新的英文词典变的肮脏不堪,白色的纸边,变成自行车的轴承!半年后,词典被封藏在了棚子里,建国拿起了锤头镰刀,走进了农场,走进了连队。词典的本身不重要了,因为在建国的大脑中有一个和其一模一样的词典,在草垛上,在湖水边,在棉花地里,甚至在沼泽里,建国无数次的重复着这张圣经般的经典!内裤里藏着一根秃头赠送的钢笔,把墨水记录在大自然中,大脑中谱写自己的青春,然而还有青春吗?

“大跃进”的亢奋,“三年自然灾害”的“饥荒”,文革红色恐怖的“草菅人命”。

“千里马”遇到“伯乐”建国重返城市!
“伯乐”问:想从事什么?
“建国”答:除体力劳动外!
意外的N次方,他被留在了一所中学任教,所有的青春残留下的激情,所有的冲动和压抑,所有的生与死,凤凰了,涅盘了,每一个听过他课的孩子们,都永远的记得了这个似乎肮脏又纯洁地声音,桃李满城市。集体潜意识藏在了他们身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