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0, 2008

我来谈维吾尔民族的一点点

这几天,高考结束了,我又在校园里看到无数的民族同学高贵的笑容。为何用高贵一词,因为笑容本身是高贵的!只是诞生了许多附属元素,例如嘲笑,讥笑!作为一个出生在伊斯兰地的我来讲,我渴望看到这样的笑容,因为进20年在这片土地上生活,或多或少这样的文化影响着我,尤其在那个青春期形成价值观世界观的关键时刻,我理解的伊斯兰地是一个这样的概念,一个宗教高于律法的社会。

过年前后,母亲带着几百号民族同学返回新疆,他们幸运地坐着特快专列,登车的时候他们彼此手挽着手犹如跨立的战士,不为别的在护送着女同学先行登车,这其中包括着我的母亲,最后登车的才是这些战士,回程的几个夜里,总有不睡觉“值班”的男生。因为他们要守护着女子,如有其他人等由于失眠产生的噪音,他们会义无返顾地冲过去,用他们不太流利的汉文去辩论,几天后,到了乌鲁木齐,先下车的是这些战士,还有一样手挽着手有秩序地走下列车,然后回头,像迎接亲人一样一个一个接下这些女孩!或许你会觉得这坐的有点过头,把一件小的事情放大来谈,我想说明的是,不要企图同化他们,别弄不好让他们反过来办你!法律规范下的社会比的上这种宗教地区的刚成年的孩子吗?为什么?道德只能提倡,道德不能规划,法律只能规划人的行为,不能规划人的道德,当有一天法律规范了人的道德范畴,只可能是宗教本身,我不是宣扬一种宗教主义,只是觉得质疑下的肯定胜过盲目的坚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