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01, 2008

追逐命运交响,向贝多芬致敬!

故事发生在过去还是未来我不记得了,也许是现在。总之这个故事应该是黑白的,刚开始全黑,五指不见的黑,碳12一样的黑,幕布渐渐亮起来,有一个太阳,不知道是要升起的还是要落下的,在一个欧洲的十字路口,也许是中国某个城市的一个十字路口,车水马龙,来来往往的麻木的人群,没有表情,同一种动作,像极了欧洲古典主义里机器式中古哥特样的人。大伙穿的都是黑色,就好象洛杉机人眼里的纽约人一样,傲慢,清高!十字路口的中央是一个指挥交通的交警台,一个交警像席特勒演讲似的指挥着来往的车辆,他的身后有一个孩子,年纪不大,几个月开外!眨巴眨巴着眼睛,到处观望,更确切的解释应该是东张西望,然后不知道怎么地就会走路了,走下了交警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孩子很高兴,因为看到了糖果,他很想要,指着指着糖果,心里暗暗高兴,就这么高兴,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可总也没有人给他,他又走啊走啊,看着自己脚地板下的路基一点一点的往后,心里也蛮有滋味,可总也忘记不了刚才看见的糖果,天是黑的还是白的我也不记得了,总之不是彩色的。路基不停的倒退,有一个人在喊孩子,把一个一模一样的糖果递到了孩子手里,孩子欢呼雀跃,得到了一个梦里面的糖果,路基倒退的更快了,斑马线早没了,拿着糖果,孩子唱着歌,一首我从来都没有听过的歌,刚想把糖果送入口中,来了一阵风,吹起了糖果,糖果跟有了生命似的,飘了起来,孩子又紧张又焦虑,奋不顾身地冲向糖果,可每次快进了糖果,糖果又走了,总是差那么一丁点,孩子没有放弃,还是追!身边不停着闪动着机器人,有的再笑有的再哭,有的彷徨有的沉思,糖果飞走了,朝天上方向,孩子放弃了,想停下来,可看到的路基还是不挺的往后,他也明白了原来自己还是在跑,孩子看到一个独木桥,桥那边是无数斑鸠来回盘旋,中间不时的穿插着几只欧洲野鸽子,有白色的,有灰色的,有草,有水,水全部都上了草。不停的往下滴,滴的土地好象沼泽,孩子冲向了独木桥,可是无数的生物爬满了独木桥,感觉好象要完完全全腐朽掉独木桥,桥下是急流勇进的大水,没有舟,浪起了,浪落了,又起,又落,孩子还是上了独木桥,隐约听到桥木的哀叫。似乎承受不了无数的重量,可是眼看还有两米就可以过河了,孩子期待太深。啪的一声,桥断了,朽木掉进了浪潮中,被一秒钟冲没了,哪去了也不知道,孩子手抓悬崖壁,不肯松手,因为他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会被浪吞没,很有可能,可能系数越来越高,耳边听到了一下一下急促的鼓声,也听到了黄鹂夜莺的歌声,美极了,催人如眠!孩子的手被石头勒的冲了血,还是拼命对往上爬,一时间他发现,周遍还有很多和他一样的机器人也在往上爬,你推我搡,不时有机器人被淘汰下悬崖,孩子怕了,一发力,蹬了上去,这时候黑白被彩色取代了,鲜活的色彩包围了他,无数蝴蝶围着他拍手,孩子一脸泥水。奔想一条小溪洗脸,看到草地里的草往后跑,叫不住,当看到溪水里有一个人的时候,你动他也动,你不动他不动,孩子第一次明白,原来自己长的是这样子。为什么胡子已经长到了胸口?为什么?脸上还是无数的刀疤样的褶皱?哦原来已经数十载!回头观望,岸对面的风景,原来更是美好!黑白的车路,黑白的标记,黑白的国旗,黑白的一切~简单而且快乐!一回头,彩色消失了,草变成了血色,斑鸠全部变成了老鹰再和蝙蝠决斗,打群架似的,不停地掉下他们的尸体,在血草里奄奄一息地抽搐!孩子怕了,又跑,血草不停地往后退,越来越快!无数耳边又响起了熟悉的鼓声,好快啊,快过心脏跳动,孩子不敢睁眼,只顾往前冲!身体感觉越来越冷!这是到了哪啊?蓝白两色,取代了万物,有雪山,有蓝天。没有青草!孩子好冷,又冲,雪山越来越后退,直到消失!孩子看到海了,终于看到海了!波涛汹涌,寒冷如夜!坐在海边孩子不停地喘着大气,问自己,为什么选择十字路口中最远的一条!看到了太阳!不知道是要落下还是要升起!


此文,是我听命运交响的画面冲击,向大师致敬!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