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08, 2008

挎不掉的一代!第九幕

(小歪重新开了一瓶啤酒,对着嘴就吹了起来)
猛二:兄弟,你至于嘛?
小歪:大二的时候,一群科大的追着我打,我跑啊跑实在跑不动了,被他们围在一个角落了打,打的我都睁不开眼,达子来了,什么都没说,死一样的抱着我把我护在地上,我从缝隙中看到,那帮比拿板砖给他梳头,跟拍瓜似的,就那样一下一下的,我听着声音跟他妈把骨头拍碎一样!他们走了,我看到一地的血,我当时都以为达子死了,满脸都是血往下流,跟刚洗过头没擦干,水往下滴一样,血流的眼睛都睁不开!达子跟我说,他见着魂了,就在天上,看着那帮人在打他,他也不疼,我吓坏了,我这辈子永远也忘不了那事,我从缝隙中看这个世界,真他妈扭曲!他告诉我,男人就是死了也不给人求饶,兄弟比一切都重!
猛二:对不起了,来!干完(顺势将手中的一杯啤酒灌了下去)或许是我们的价值关不同吧!
小歪:大三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恋爱,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这样的人也能有爱情!我把我老婆肚子弄大了,吓坏我了,不知所措,不敢问家里要钱做,达子把他的学费全给我了,让我做,我当时真不知道那是他学费,他跟我说是朋友那借的.后来,老师告诉他,再不交上学费,这学期学的一切课的学分都清零了,就这样,达子都没有问我催过那笔钱!这不也挺过来了吗?他告诉我,男人只有死了,也不能让女人受委屈!委屈自己都不能委屈你爱的人,爱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说毕眼泪了出来)
猛二:达子是挺讲义气啊!难怪在学校无人不知呢!大学也是个社会,有时候你想想有意义吗?哥们义气?这叫什么啊?英雄啊?
小歪:我从来没有想过这叫做什么.怎么定义,我只知道我很感动!我甚至都不知道什么叫意义?活着叫意义?死了叫意义?我只知道,达子教会了我如何活的像个人!
猛二:也许这就是达子的哲学吧!不过你也太怂了吧!凡事都要靠达子,你说你自己,学没上好,还一天捅那么多破事,这叫什么啊!
小歪:我想谈谈我自己!愿听吗?
猛二:谈吧!你愿讲我就愿听.
小歪:我出生在一个中上阶级家庭,我们家什么都不缺,我爸有自己的厂,我妈凡事都护着我,我爸恨铁不成纲,成天打我,说我这不行那不行的,天天把我锁在屋里看书!我他妈的天天就在那屋里,看啊看啊!眼睛都绿了,可怎么也学不好,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啊,我想快点老,因为老了就要快死了!死原来那么快乐!我有时候我都怀疑我自己是不是个读书的料!我爸就继续打我,只有我妈会偷偷把钥匙从窗子里仍进来,给我点钱,让我出去玩会,然后在我爸回来之前再跑回来把门反锁好,有一回,我爸提前回来了,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我看到一张经常在梦里能见到的影子,我爸张开嘴,张的好大,开始骂我,声音大的我耳朵都受不了,好象我一下就被吸进他大口中一样,他让我脱光站在院子里,那是冬天啊!下着雪,我光着脚踩在雪地里,地里还有泥,我好冷啊.就哭个不停,厂子里的住我家旁边的叔叔阿姨们听到我哭,都扒在门口看,没有一个人进来为我说句好话,我绝望了.我当时感觉我已经死了,我他妈什么都不是,连只狗都不如,我有尊严吗?我有地位吗?我有自己的想法吗?我有什么?吃软饭的动物!来了大学,我发誓告诉自己,我要活的像个人,老子学出来,就能不吃软饭了,能拿着自己的赚的钱,过我想要的日子,可是我会什么啊?连大一新发的被子我都装不进去,还是我们班班长给我塞好的!衣服不会洗,被子不会叠,连洗澡都懒得去,一个冬天内裤都不知道要换,头发长的扎进我的眼睛都不知道要理,更别提他妈的上街逛街,打篮球,看电影,哥们我学不会啊!!活的成天跟他妈爬行动物一样!我那时是真的想回家啊!我宁愿被我爸打!宁愿光着身子站在院子里,被冻死!被饿死!也不愿意在这陌生的大学里,让大家觉得我是个异类!是个动物!低级的动物!认识的不认识的,看到我都躲,我受不了那个!我想有朋友,我想和朋友说说心里话,直到大二遇到了达子,我忽然感觉我有价值了,我他妈这辈子活的像个人了!
猛二:别说了!干了!
小歪:干!
猛二:那你到底想怎么样?为了你眼中所谓的"友谊"今天我猛二赴汤蹈火,都和你走到底了!
小歪:我也不知道我想怎么样,我就是不想让达子知道这事,让他不开心,他不开心我比谁都难过!我想能让他开开心心的毕业,开心地上个班,开心的有一个家,开心一辈子,然后开心的死!没什么遗憾!是他教会了我怎么活人!
猛二:天那!天下像你这样的人还有吗?真是受不了!这样吧!我尽量地把学工办那人搞定!钱不够了,我给,多少钱我都给,不行我就给人磕头!一定要让达子没事,安心的毕业!你想想办法在北京先拖住他点时间.
小歪:啊?拖住时间?怎么拖啊?
猛二:比如让他在北京和我朋友住几天?给我几天时间,然后我办好了,你就大大方方地告诉达子,让他别去了,学校已经办好了,去不去都无所谓了!这不就人不知鬼不觉的,把这事撂了嘛!
小歪:他肯定不会留在北京.你不了解达子啊?他这么久一直的尺度就是不欠别人的,不拿别人的,不吃软饭!
猛二:那你说怎么办?
小歪:事你办你的,这边你别操心,我会想到办法拖住他的!几天时间够?
猛二:这我哪说的定啊.三五天应该有个分晓!
小歪:行,你让你朋友给他买张到青岛的卧铺!多少钱算我的!
猛二:什么钱不钱的!我给你办!
小歪:那我就谢谢你了.希望一切顺利吧!
猛二:不过你把他弄到青岛去?什么理由啊?他会去啊?
小歪:你甭管了,他肯定去!
猛二:行吧!你有法就行~
小歪:哎!
猛二:那咱就别浪费时间了,走吧!办去?
小歪:走,钱装好了没有.别丢了.
猛二:放心没事!丢不了!
(猛二去办了,小歪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好象身边的风景都是那样的模糊,似乎看的见,又好象看不清楚!他满脑子都在想能不能办成,能不能办成,能不能办成,可后来,满脑子呈现的却是,办不成办不成办不成,或许这是一种长期身心压抑下失去依赖独自生活的一种人格分裂吧!否定自我,又幻想未来,甚至有时候不知道自己活在世上还是梦里.分析心理学上叫,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忽然电话响了,不是别人,是达子,也只可能有达子才会让他的手机震动.)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