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08, 2008

垮不掉的一代!第八幕

(小歪出来坐在足球场的草地上气不大一处来,给猛二打电话)
小歪:猛二,哪儿呢?
猛二:吃饭呢!怎么了?
小歪:哪吃呢?和谁?
猛二:就我一人,满堂红酒楼,怎么了呀?
小歪:没事,你等我,我过来!陪我喝两杯!心烦的很!
猛二:你没事吧!刚叫你喝两杯,你说我疯了,这不一会儿你也疯了啊!
小歪:怎么走?
猛二:打车直接说到满堂红就成!
小歪:那你等我哦!
猛二:你真没事吧!
小歪:严重有事!!!!
猛二:行行行,过来吧!过来吧!带着点银子哦!我怕我这不够!
小歪:我让人骗了!妈的!
猛二:谁呀?骗多少?
小歪:甭问了,火大的很!过来说吧!
猛二:好!!过来吧快点啊!
小歪:事办了吗?
猛二:没呢!这不刚完了就过来吃饭了嘛!吃完了办吧!
小歪:行那你等我哦!
猛二:恩,过来再说吧!挂~
(小歪打车直接奔向了传说中的满堂红酒楼,其酒楼造型与大排挡极其相似,区别在于一个封闭,一个有天!)
小歪:服务生,上箱啤酒!(走向猛二)
猛二:一箱啤酒?没疯吧!喝完了估计又得睡了!还办什么事啊!
小歪:这事就是我和你一样死了,我也得办!(大声地)
猛二:那你比不了我,我生下来就已经死了!你死了吗?
小歪:别瞎说了!哎!烦躁!
猛二:谁呀?就把你骗了,骗多少钱啊?
小歪:就那小孩!
猛二:哪小孩啊?
小歪:就那隔壁班那个!北京郊区旁边的村子里的那个土鳖!
猛二:哦~狗子啊!干吗啊?
小歪:服务生!快点!酒~(朝"总台"喊着~)
猛二:哪来的服务生,总共就俩人,掂勺是老板,端菜的是老板娘,毛的服务生!
小歪:老板娘~拿箱啤酒~
老板娘:啤酒在冰箱的旁边地下~自己动手拿~
小歪:我动手??
猛二:来来来,我拿吧~你坐!
(过去端来一箱)
小歪:真俩人?
猛二:真俩人,不是跟你说了嘛!
小歪:我操!他妈社会上这帮比真行,俩人他敢叫个酒楼?
猛二:行了,仨人他都敢叫酒店~
小歪:我发现这帮比真他妈行啊现在!菜贵吗?贵了咱换地方~多少钱算我的!
猛二:行了行了,外面那么热的瞎跑什么啊.坐着吧~
小歪:有空调么.咋不开?
猛二:这不一电风扇嘛~
小歪:就这?
猛二:恩~不行吗?
小歪:我操~土改时他妈的没给他扒掉的都是宾馆了现在?
猛二:好了!兄弟~!土改前的那都叫宿舍现在~
小歪:什么啊这都是?
猛二:好了~比起南非咱强的多的去了,
小歪:话不能这么说,赶起我家那边,这差的远咯~
猛二:所以嘛~从哲学上讲,心平了这世界就平了!(开始开酒)
小歪:你这他妈的是哲学里的吗?
猛二:知道为什么人类史都是战争史,血泪史吗?
小歪:心不平?
猛二:对嘛~来来~喝一口~
小歪:(拿着酒杯,想不通)来干了,干完~(顺势喝下了一整杯)
(二人,消停了一会,都不说话)
猛二:歪歪,咋把你骗了,骗多少钱啊?咱要去啊!
小歪:真俩人啊?
猛二:我说你有完没完!
小歪:没骗钱,他他妈的那回给我们吹牛比,说"俺爹在家那边买了一山,山上都是断了的树,你们拿去当木材卖"结果,达子信了,坐火车去了,这小比我刚找他要他电话,他给我说那山是和他老爷子和几个朋友一起买的,他老爷子也做不了主~我当时就纳闷呢~他家穷的,他爹能买个山?
猛二:哈哈哈,土匪啊?坐山雕啊?买个山?农夫?山泉?有点田?
小歪:就说嘛!我就怕不好和达子说!
猛二:那有什么不好说的,说呗~
小歪:达子最恨骗他的人了,回来非宰了那小子不可!
猛二:宰宰呗!跟你也没关系啊!你帮着宰呗~
小歪:我就是怕达子不开心,我就怕他不开心了!
猛二:有什么啊!真是的!达子身上还有多少钱?
小歪:你北京有朋友吗?
猛二:有啊,高中同学在北京读本科的!怎么?
小歪:我也不知道他还有多少钱了!应该不多了吧!
猛二:带卡了吗?信用卡!
小歪:没啊!卡一直都是在我这的!
猛二:他的卡?在你那?你他什么人?他老婆啊?
小歪:他怕自己花钱控制不住,就一直放到我这,需要了再拿!一直都是这样,几年了!
猛二:啊?他怕控制不住,给你你能控制住?我北京朋友倒是有,关系还不错!我给打个电话!实在不行~让买个票给送回来吧!(顺势拿起电话准备拨)
小歪:别别别~别打!
猛二:怎么了啊?
小歪:你一打,达子不就知道咋回事了嘛!事没办成,他还不半路气死过去?
猛二:我就纳闷了,又不是你的错,回来收拾那小子不就得了嘛,真罗嗦!再说了,你让他搁北京火车站和民工叔叔们睡上几晚,你就舒服了!
小歪:哎也没那么惨,我琢磨着应该还有个几百块,也撑不了几天!
猛二:那也不是个长久之计,早晚得知道啊!
小歪:是啊!(茫然地)
猛二:就按我说的办吧!大学的哥们么,能玩几年啊,瞧你还当真的,真跟那么回事似的!有什么啊,又不是你对不起他!弄的跟你的事似的!
小歪:我操你妈!达子救过我的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