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03, 2007

美人

我开玩笑的讲到,人一辈子不做爱都知道该如何去做,可一周不去看高数就会忘的精光,很多时候,人会有本能,更多的时候人认识不到属于自己的本能,我经常的会胡思乱想,男人有男人的世界,女人有女人的世界,它们就好像是封锁在两个星球上的不同生物,但时不时的会互相干涉,以达到哲学上讲的一种平衡,更多的时候达不到这种理想的状态,英雄总会死在美人的脚下,灾难降临的时候不要对美人怀有一丝丝的幻想,即使怀孕了即使怎样了,离开美人还是会有同样的生活,同样的美梦,同样的温暖,因为你还有一群老哥们,哥们虽然温暖但是和你的家人一样他们不能代替你去完成你想要完成的梦,当你病倒在床,挣扎的睁开眼睛,你一定会看到一双双你需要的眼神,不是喝酒,赌博,嫖娼,能换来的,里面有温暖,能瞬间解开天山的冰封。一种年轻的热烈一种天真的勇往直前,所有的伤所有的不合时宜都会在后面帮你顶,直到壮烈牺牲,我们经常在讲,生活的现状不能持续到底,只是暂时的,但是要有人陪伴,长沙并不遥远,赣南也并不寒冷,遥远与寒冷有时候是并存的,可我相信总会过去,妈妈说,孩子不要怕,世界末日来的时候你还是可以选择回家,一时间我觉得失去父母的孩子们原来是这般的不幸。男人生活着永远在为了追求体面追求面子追求一切所有富丽堂皇的东西,我不知道女人的世界里虚荣为什么这般强烈,打工不代表上班,都是他妈的装比,陪酒等于陪命,当你需要钱的时候这是一种目标,但是在情感的面前一切都灰飞烟灭,妈妈讲的对,男人要先立业,我亲爱的,恨下心来,放弃那份虽然美丽但是不属于你的美人,回归真实,梦该结束了,灰姑娘等待着你去发现,或许错过一切都为时以晚,西宁的青稞和麦田,美酒与音乐,那里才是我们的家,因为那里既遥远又寒冷,我愿永远的陪着你去守护那份属于男人的世界。

3 comments:

小丑 said...

呵呵呵。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哈哈哈。

好想念你哦。

近来去了哪里呀?

蓝玫瑰Emily said...

是写给朋友看的吗。。?

Johnson Zheng said...

写的很随性,率真,不错。
莫不是酒后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