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6, 2007

不屑纪念

总在唱不屑纪念,一种洒脱后的悲伤,失去的或许我们早已忘记,偶然的记得会带来太大的画面感,年轻带给我们所有,体会着上帝带给我们的一切,陈奕迅教会我们唱歌,后来大家都成了K歌之王,演绎的最后仅仅剩下一个孤独的灵魂,总在讲回不去了,我转头回望曾经的美丽,然而车轮将我拉着往前使劲冲,让我永远生活在沼泽,似乎草原和阳光来到的时候我们都未曾准备,迷失后的自我总在空想一片阳光灿烂,曹操死了,后人知道原来枭雄也是英雄,于是江湖凶险,诸葛死了,人们发了疯式的博古通今,后来证书让很多人埋葬,机器猫没有死,后来日本动漫放了一个原子弹,总在寻找始作俑者。后知后觉我们原来只是一个可怜的食尸鬼,我闭眼就会出现美好,睁眼就会一片空白,我不悲观也不自责,中国没有安徒生,欧洲的童话只属于金发碧眼,爱情有的时候杀人,有的时候救人,三万英尺也无法自拔,不知道您是否知道何为意识?操作流也是一种流派,社会需要我们又扼杀我们,钱让多数的人变的数字化,信仰让更多的人变的腐败,祖先没有阴影,我们却有,所以人类进步了,认不清楚自己,却记得有一张熟悉的脸,大学没有上我们,我们也没有上它,南柯一梦原来出自此处,我带着满脸的鲜血去走美丽的新世界。

2 comments:

Sheali~雪莉~ said...

你怎么了?

Geuro said...

全新改版,呵呵,绑定域名之后就可以直接访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