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6, 2007

不屑纪念

总在唱不屑纪念,一种洒脱后的悲伤,失去的或许我们早已忘记,偶然的记得会带来太大的画面感,年轻带给我们所有,体会着上帝带给我们的一切,陈奕迅教会我们唱歌,后来大家都成了K歌之王,演绎的最后仅仅剩下一个孤独的灵魂,总在讲回不去了,我转头回望曾经的美丽,然而车轮将我拉着往前使劲冲,让我永远生活在沼泽,似乎草原和阳光来到的时候我们都未曾准备,迷失后的自我总在空想一片阳光灿烂,曹操死了,后人知道原来枭雄也是英雄,于是江湖凶险,诸葛死了,人们发了疯式的博古通今,后来证书让很多人埋葬,机器猫没有死,后来日本动漫放了一个原子弹,总在寻找始作俑者。后知后觉我们原来只是一个可怜的食尸鬼,我闭眼就会出现美好,睁眼就会一片空白,我不悲观也不自责,中国没有安徒生,欧洲的童话只属于金发碧眼,爱情有的时候杀人,有的时候救人,三万英尺也无法自拔,不知道您是否知道何为意识?操作流也是一种流派,社会需要我们又扼杀我们,钱让多数的人变的数字化,信仰让更多的人变的腐败,祖先没有阴影,我们却有,所以人类进步了,认不清楚自己,却记得有一张熟悉的脸,大学没有上我们,我们也没有上它,南柯一梦原来出自此处,我带着满脸的鲜血去走美丽的新世界。

Saturday, November 17, 2007

再见,法神!

inblogs忽然又能打开了,看到国内的流量很欣慰,几个月以前的文章还在有不同的人去分享它,我想这也是时间带给博客的一种沉淀,后来的后来,我不愿意再去写了,也不愿意再去看了,错过了352篇用心勾勒的文字!不知道blogger是否让时间抛弃了我,也不知道用怎样的文字来留住我曾经的博友!或许你还对我有些期待或许你还对我有点疑问!这一切都不再重要,因为我想从今天起我又回到了这里!开创起11月的新篇章。
一个月来,思考最多的就是魔兽世界,我无法想像为何一个流行了这么久的游戏到了今天才真正把我征服!我无法想像在一个游戏的世界里,会有这么多比现实生活更加温存更加真实的画面!是虚拟模糊了利益的冲突,是兴趣杀死了困难的前进,这就是魔兽世界带给我的所有!
在欧洲的服务器里有一个著名的玩家叫作vurtne,大家都公认的称他法神!无数的法师中,人们认为他就是法师的NO.1,他的操作和意识就是法师的标准,很多人都讲法师玩到他这个地步就算到头了,忽然我在想是不是就好像是篮球中人们把乔丹的投篮当作一种标准一样,我和众多的玩家一样在众多的职业中选择了亡灵法师,一个充满诡异,充满压抑的种族,行走中充满着邪恶和委琐,或许是现实总和理想存有差异,亡灵成为了魔兽中的偶像种族,就好像半兽人的野蛮,血精灵的浪漫,巨魔的孤独和忧郁,不同性格不同背景的人们选择了适合自己性格的职业,游戏也好,生活也罢,到了后来都是在演绎自己,你的人物充满了你自身的智慧和冷笑,当你被贼贼一刀背刺倒下的时候你会感觉到一种痛,当你一冰锥推到一群人的时候你会觉得你的人物慢慢的放大,因为这是游戏带给每个人体验价值的最美好的一刻,为了一件装备,刷boss刷的你都想吐,忽然发现原来也有众多裸体杀人的高手,vurtne就是其中一个,他教会了所有的法师以至所有的玩家们,没有最强的职业只有最强的玩家,这也是多年来暴雪公司要展示给这个世界的一个真理,不仅仅存在在游戏里,生活中我们总强调这样那样的原因,潜能这个词似乎慢慢的退回到了科教书中。生活让许多优秀的名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数的瑕疵,反而让我们生活的更加真实,我选择法师不是因为其强大的输出,和距千里之外致命一击。取其姓名的快感,是因为它的自由,没有猎人和术士寂寞的时候有一个宝宝相伴,没有盗贼在受伤后的消失,独自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绑绷带,没有德鲁伊和众多动物融合的喜庆之感,也没有战士勇往直前死而后生的痛快,更没有牧师慈悲的宽容,它是冰冷的,也是热烈的,所以就有了冰法和火法,我喜欢把别人烧的通红也喜欢把别人冻在高空动弹不得,而我偷偷的躲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偷笑,也喜欢将多人掌控在我强大的魔法下任我宰割,在冰与火的反差下,一个强大的法师诞生了,有一天法师倒下的时候旁边无人问及,冰冷冷的躺在那里,我想这才完美,vurtne让我看到了这一切,我无时无刻不羡慕他的华丽操作,一种法师的灵魂在他的演绎下变的活灵活现,当你看到一个众人夸奖的战士高级督军在他的冰雨下倒下,当你看见一身刺杀者的盗贼偶像在他的龙熄术下死也消失不了,当你看到几匹骷髅马下来的中士朝他走去却被变成一只一只可爱的绵羊,而力不从心,冰脚后的众多英雄,被一场火雨下的逐个倒下。近了身的刺客们以为就此杀了法师却被火冲的暴击取了性命的悲哀,vurtne告诉我们一个英雄不需要装备!只要有科学的天赋,vurtne退出了永远的离开了魔兽的舞台。总有一天会被无数的民间高手取而代之。但当人们回忆起这个变态的法师的时候,任何的杀手也无法高昂着头走过那片大陆,因为时间也同样的沉淀了他,精华留给了这个世界!再见法神!再见所有遗憾的人们。

Monday, November 12, 2007

雇佣兵

一个月未更新,不知道你是否将我遗忘!今天又回来了,来讲述朋友之间一种“雇佣兵”的关系。
昨天一共睡了19个小时,我甚至都忘记了白天和黑夜,才发现拥有一个手机原来可以这样的幸福。17大的召开使得博客短时间的重见天日,然而又重复着过去的轮回,进入到无限的黑暗之中!
博客是一种让人恐惧的职业对我而言,他总会让你总结出生活中你发现的却不敢讲述的事,越写越发现,你自己原来是这样那样的,人最难了解的就是自己,却要奋力的去了解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们不可能没有朋友,我更愿意讲,我们不可能没有伴,生活这个词寄生的赋予了朋友对于我们的重要性,可往往为了生存,会丧失自我的良知,莫名其妙中,你便成为了他人的雇佣兵,往往时间过去后你都不明白曾经发生过什么!中国人总是在替天行道,除暴安良的教育中成长,这源于无限扩大的历史中,时间可以改变整个民族的地球形象,每个人似乎都有变成了他人的利用品,无论你去做什么。而我更愿意的去形容它是一种“雇佣兵”。这个词来源于亚洲某些不发达的地区,拿命来换取一点生活的基础,越发的你看不清楚你周围的人,经常性的莫名的去做一些连你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事。争斗,残忍,凶暴,这些曾经让你在电影中才能联想到的词,真正意义的发生在你的身上你会觉得生活教会了我们善良也带给我们邪恶,无时无刻的你会变成他人的雇佣兵,无时无刻他人也会变成你的雇佣兵,我想这不是上苍告诉我们朋友的定义,而是愚昧的人篡改了上帝的意愿。
久未写文章了,感觉很生疏,望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