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2, 2007

天堂里没有人来人往,地狱的男人满身鲜血

大四了,回忆大学的生活,我有一种恐惧,来自四面八方.几年之后,我再打开今天的文字,我不知道能记忆起的是在天堂还是炼狱.

几乎每一个该毕业的人都会在毕业的时候记录下自己内心的茫然,无论是对校园的回忆还是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今天并不是该毕业的日子,可是我的心早已经离开了学校.究竟去了哪,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生活着总要时常的问自己你想要什么.当你知道答案的时候你才会去选择走自己要走的路.大一开始读大学的时候,我很浮躁,嘴里没有讲,心里只觉得上大学我就是来玩的,除了这个我再想不到任何更好的理由,到了今天,玩出了很多的成绩,走在学校马路上不认识我的人也不多了.可到头来挂课挂的一塌糊涂,终于走到了大学的边缘,已经面临着不能毕业的恐惧,

前几日,搬回宿舍好多朋友到我宿舍里来劝我另谋生路,一起聊到后半夜,想了很多,呆在学校里我不知道除了浪费时间,重复每天同样的生活我还能做什么?忽然意识到生命的脆弱,原来真的像蚂蚁一样可以在瞬间改变原有的生活.我和所有能毕业的人一样都是什么都不懂,可是一张纸却能有两种不同的生活,从来都是在教育体制下灭亡,我从来没有翻身过,或许有人会对我讲,这就是一个游戏规则,很多人不愿意遵守,就导致了大量的悲剧生活,也有人抛开体制走了一条独一无二的路.这需要魄力,潜力,和人的毅力.

我不知道曾经用心去写每一篇日志的一楠亚夏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写了一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要反映什么的文字,我想这错乱的文字中,就是一种年轻的急噪和茫然,都喜欢用爷们来形容一个男生,可真正的爷们是什么没有人去追问,都讲我生活在天堂,不过问人世间的丝丝烟火,没有人知道我在哪没有人知道我要去哪?我行我素,来去无踪,我的天堂里没有人来人往,只有我一个人独自走路,他人只能为你建议,规划你的路,而最终还是需要一个人去走,走过去的人已经不是爷们,而是一位爷.都渴望能挑战所有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来体现自己的能力,我想这一切归结在我们都想从一个孩子变成一个男人,拥有成熟的魅力,和不凡的言谈举止,这需要磨练,需要进地狱,地狱里都是人来人往.有压力,有危机,地狱里没有光,人们去创造光,地狱里没有门,人们去创造门,我并不认为天堂里总是鸟语花香.也不认为地狱里总是恶魔和鲜血.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战士,无论你选择去做什么.有的人放弃了战斗,却进了天堂,有的人永远战斗,就下了地狱,我要讲,地狱里的男人满身鲜血,却勇往直前,

今天我从天堂忽然间的摔进了地狱,我不难过,因为环境因人而生,也因人而改变,我再也看不到鲜花和阳光,只有淤泥和沼泽,我走在丛林中,走在原野上,潜在湖水中.我都会告诉自己.任何人也杀不了我,我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挫折,灾难,恐慌都左右不了我前进,我不知道明天吃什么,只知道活着就要战斗,不吃人就要被人吃,饿到极至,你不会选择馒头或者牛肉,天堂里,没有人来人往,因为行为在天堂里只会玷污美好的自然,地狱里充满灾难,也充满着无数杀手的眼神.

主啊!给我一个做男人的机会吧!我自愿加入地狱,我自愿和所有的灾难并存!

6 comments:

Geuro said...

你的文章总是写的这么好

沉默的吟游诗人 said...

做为男人一起在地狱加油吧!

明阁主人 said...

赫赫,只要日子没有白过就可以了

文字君女 said...

祝福你,我不认识的人。

小丑 said...

男人。我挺你。

dd said...

从地狱到炼狱在到天堂,过程是艰辛的,结果是令人幸喜的。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