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5, 2007

喀什葛尔不相信眼泪!

“15岁的时候我走投无路,拿螺丝刀翘开了一个办公室,找出在抽屉里一个坏了很多天发霉的馒头,乐滋滋的吃下去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谁能给我肉吃我就跟谁走。”

我的祖父曾这样回忆起自己的往事,我想像不到一个比我大两辈的长者的生活,因为我没有经历过那样一个悲凉又火热的时代,从他的话语中我似乎梦回70年前,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触手可摸,饱满而丰富。

今天我要讲述的是我的祖父。祖父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祖父的上辈是个秀才。没有种过田,没有干过粗活,靠为穷人写家书,过年写对联谋生,我想这就是封建体制的一个败笔,那个时期似乎有知识是一种耻辱,说你家庭有“成分”很让人排斥,祖父出生后,没有“享受”到家庭带给他的一切。我想他没有任何可以值得回忆的童年,那所有的日子似乎都是那么的艰难。

15岁的时候,祖父忍受不了生活带给他的灾难。依然的离开了母亲和哥哥,选择了自己的生活。选择了参军,因为参军能有饭吃。未满成年的祖父“光荣”的 当上了一个汽车兵,每天给部队运食物运军火,虽然很累但总比死在野外强很多。

一连几十个小时为了赶路吃不上饭,等路过饭馆的时候就暴吃一顿,他告诉我,那个时候他能一个人吃掉一整只鸡,由于饮食的不规律和暴饮暴食,后来步入中老年的时候患得了糖尿病。因为他的吃苦耐劳,得到了大家的赏识,没过多久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祖父一生最荣耀的事情就是为朱德总司令开过一回车,他告诉我,当他看到朱德司令走向他面前和他和他的兄弟们一一握手的时候。是他一辈子都会做梦偷笑的事,至今还保留着当年的军章和军帽。

中国解放后,派祖父和他的汽车连驶进新疆,解放这片土地。当时有一个大名鼎鼎的人叫王政。我想他应该是无数维吾尔同胞心中的噩耗。祖父随着王政的部队,走进了喀什葛尔。一个曾经令鬼都嚎叫的地方。

或许你只听过刀郎叔叔动听的喀什葛尔的胡杨,没有真正的去感受那片土地,祖父说,桃子摆在摊子上的种类都是10多种,瓜果飘香,风情浓郁的一个城市,之后我的母亲就出生在那里。

一家人过着似乎天堂般的生活,妈妈告诉我,由于祖父的身份显赫,厨师每天都会把最好的猪肉提前送去家里,在一个月有20多块的工资前提下,祖父买了一块500块钱的劳力士怀表。

在一个夜里,土匪包围了祖父的家,家里有我的奶奶我的妈妈和我的舅舅。土匪们拿着长刀,土枪,还有手榴弹,很快祖父就被俘虏了,他转告手下,留下自己的后人和妻子,奶奶带着孩子们逃脱了这场灾难。剩下祖父一个人被捆绑的面对着无数的狼性的人,他们让祖父说出同党的下落,祖父只字不提,于是用红缨枪刺祖父的小腿,用铁锚敲祖父的头,满身鲜血直流,奄奄一息的时候,援军到了,救下了祖父,修养了很久,身体恢复后回到了自己的家,发现一切都没有了,工资,办公桌,还有那块珍贵的劳力士。这短暂的幸福就这样悄然的跑开了。

祖父永远的离开了喀什葛尔。我想这是他一生最痛的城市。但是人永远改变不了历史,我每当看到祖父腿上那长长的疤痕,我总能看到一个大时代留给人们的创伤。我总会想,喀什葛尔不相信眼泪。

4 comments:

Geuro said...

中秋节快乐。
那个时候的日子真的很苦。当时的500块可真了不得了。

┅☆伈随风飞 said...

中秋快乐

Johnson Zheng said...

中秋快乐!

Johnson Zheng said...

中秋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