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1, 2007

捐精者的后代—编号不能承受之重

“好好教育这个孩子,让他或她在不带任何偏见的环境下成长。教会他或她相信别人,但要依靠自己。慢慢培养他或她的幽默感,以及享受生命的能力。”这是一位特殊的父亲特殊的信,父亲是精子捐献者。捐精者的后代是否会因为没有父亲出现心理问题?随着捐精者后代的日益增多,同父异母兄妹相恋结婚的可能性是否会增加?或许编号1058的孩子,在他恋爱时,会先问对方:你也是捐精者的后代吗?你的捐献者编号是多少?-psytopic.com

当我看完这段话的时候我有一种悲伤的感觉!在我的生活记忆里,我一直庆幸我不是一个孤儿,从小能和正常孩子一样的生活!虽然没有足够的幸福,但你内心有一种力量!身体里有一种自信,看到隔壁的家庭破裂。留下了单亲的孩子!他们失去了完整的家庭,从此孩子们似乎和我们一样正常的生活!但潜在的看不见的微小的差别又有谁能看到。我的女孩!也是这无数单亲家庭里的一员!和她在一起的每天,她的乐观和微笑让你感受不到,但是每逢过年过节的时候,你会体会到一个女孩子可怜的一面。
时代的发展,似乎欧洲文化的踏入,离婚已经像互联网一样普及开来,新的名词也就取代了,捐精者!世界各地无数的人站出来捐精,从这个话题在互联网上展开的时候,人们的讨论像黄蜂一样,去年在成都选了若干大学生取精,发现大量的精子异常,由于生活紊乱。抽烟,熬夜,性生活。
而国内捐精者大多数为大学生,因为他们永远最科技~想想捐精者的后代又能引发多少的悲欢啊!当捐精普及的时候是不是下一个世界革命就要到来了,父亲这个词还能像几千年来我们赋予它的定义吗?所有关于父爱的故事,在多久将会像美丽的月宫一样消失呢?《背影》在未来还会有意义吗?还能有人懂吗?

以色列士兵申请冷冻精子 以备战争带来的不测 当你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你又会有何感受呢?上海热线这样描述
自从以色列和黎巴嫩真主党游击队发生大规模武装冲突以来,已有大约30名以军士兵向“新家庭”组织要求冷冻精子以备不测。

  提出申请的士兵大多是被紧急召入部队的预备役军人。一位预备役士兵在写给“新家庭”组织的信中说,“我和我的女友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四年。我接到紧急通知去黎巴嫩参战,我担心不好的事情会发生。我想冷冻精子以备不测。”

  还有一名代号为R的30多岁预备役军人在和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的一次战斗中负伤,他给“新家庭”写信说,“我在医院疗伤。我很幸运我只受了轻伤。我想知道你
们能不能帮助我冷冻精子。下一次我就不可能这么幸运了。”

  “新家庭”组织负责人伊力特介绍说,向冷冻精子的以色列士兵有几种不同的情形。一种是已婚的以军士兵想冷冻精子,如果出现不测,他的妻子就可以人工受精,留下后代。另一种是未婚的以军士兵主要是想给父母传宗接代冷冻精子,将来可以给需要精子的妇女使用。还有的士兵担心在战场上受伤,丧失生育能力,因此想冷冻精子。

  “新家庭”组织准备通过法规,为以色列军人建立精子库,允许45岁前的以色列军人冷冻精子。一种是已婚军人冷冻精子,可以给妻子受孕使用。另外一种是未婚军人,在父母的要求下给妇女受孕使用,妇女不会知道捐精者的身份。

  伊力特说,“在一个把人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的国家,国家无权阻止个人传宗接代。”

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灾难,战争,饥荒,恐惧,连生命的延续都要遭到无情的践踏。一个人背负一个编号的时候,我想那时候的生命真的会像鸿毛一样轻轻的飘起来的。

3 comments:

Geuro said...

光有精子也生不出孩子啊。其实也就是试管婴儿了。没有亲人的孩子 太可怜了,不如不生。

Johnson Zheng said...

其实,精子可以圆一些人当父母的愿望。
虽然它来自于其他人体内。
试管婴儿不代表没有亲人,只不过与正常受孕不同在于,它是在哪里受孕的。

Johnson Zheng said...

试管婴儿与正常婴儿的区别就只在于它是在哪里受精的---母体内还是试管里?并不能代表它有没亲人。
至少,它还有一个母亲。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