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09, 2009

09年的春天打破了我的灰头土脸

生活在无数的好奇之中,也慢慢的喜欢上了那些你认为好奇的人,然后投入,选择一场自己无法解释的战争之中,不知不觉我们被战争洗礼,变成了战士,那一天,海边亮起了光,我们重新起航,不是他妈的八角塘,选择了作一个他们看来好奇的人,就要好奇的生活在不同的人群里头,迷恋上错误的感觉,世界还是一错再错,我们别无他选,无奈的享受着属于每一个人的经书,加入了选择错误的勇气,给了一个重新离开的机会,我们不再年少了,错误的真谛就是让你更加清楚地认识真理,错一次你离正确就更进一步,有一天发现我们已经老去,我喜欢汉唐时的长发盘起,不喜欢旧上海的一场风灯,就这样过去了,没有一丝时间容许我们来回忆来感伤,他们的影像就好像第一台摄像机摄制下的就录影,随着一代又一代的人进入了土中,滋养后代继续错误,也想通了,多给与自己一些错误的机会,让我们真正的夯实的生长,不要太多的阳光和笑容,有一点石缝中的寂寞也好,心里默默地祈祷,五百年后一个念经的和尚路过,拿下第七封印,无论我们是天使还是撒旦,我这张灰头土脸,还是继续留在石缝里,还是如何?我等着你,那个会念经书的和尚。。。。齐天大圣是也!

Monday, January 05, 2009

想开等于放弃,迎接两千零九年

最受罪的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最快乐的是自己放过了自己,
最迷茫的是自己找不到对手,
最无奈的是自己想开了。
想开了等于放弃,世界上最可怕的事————认真!

Sunday, December 28, 2008

生命的APM

APM是我前两年玩魔兽的时候知道的一个词,称作微操,即是玩完一把游戏之后,你的总操作值,例如点了多少次英雄,有多少次编组,修建了多少房屋,建立了多少人口的士兵,最后一个值出来告诉你的操作水平如何,反应一个人玩魔兽的操作熟练程度,很多时候这个值能说明你是否能赢得对方的一个很好的衡量标准,我很喜欢APM这个词,我认为魔兽的本身具有它的哲理,Apm同样如此。

Apm包罗万象,很多是你不注意,我们都想提高自己的技术,增加自己的Apm值,有人投机取巧进行到处乱插杆子,也是提高的一种方式,可是最后的数值归数值,后台还有一个表来记录你完成一场游戏之后的细节部分,例如你进行了多少次建造,制造了多少士兵,英雄的技能使用次数,以及英雄身上物品的使用次数等等,总之宏观和微观的细细的记录着你的全部,这种全部意义非凡。

我们的生命中,我不愿意是用生活这个词。我个人不建议是全部,而是划分为一个时段,一天是最好的,因为日升日落,一个小轮回,每天其实我们在做非常多的事,我们的器官,我们眼睛眨动,我们的走路摆手,有很多,时间久了气韵丹田了,习惯成自然了,你会忘却很多细节,这很简单,例如走路走久了,你已经不在是走路本身,逛街的时候你会忘记自己在走路,看电影的时候你会忘记自己坐着,就连你思考某一个问题的时候的专注会让你忘记你手里的烟,我愿意形容这是人的精神被某种东西吸走的时候的一种忘我,这和佛学里将的入定是一样的道理。

Apm最后的总值能说明一部分问题,但是细节的记录也能反应出更多的问题,行内人看门道,我们忽略了太多,坐下的时候跷二郎腿,睡觉的时候衣服乱丢,我们早也不记得了,基督教里的一个牧师以前告诉我一个小道理,如果认为自我是没有罪的,你敢想象把你生命的每一天都用一个摄像机记录下来在教堂里播放吗?我们社会人在不同的环境里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有的善良,有的可怜,有的卑微,有的充满激情,有的内函温情,这凑成了一个丰富多彩的人生。

可很多的时候我们每天的Apm能有多少呢?早上一觉睡到中午,随便下楼吃点东西开始上网看八卦新闻,或者无聊的香港电视连续剧一看就到了晚上接着吃泡面然后抽烟。很多人的生活都是如此,我们归结他们是人的精神匮乏,人的压力过大导致的无奈和恐惧。总之我们不是以前那么的健康了。

想想看,每天多走一步路,而不选择躺着,每天下楼多倒杯水给你爱的人,每天多走几步路,每天扫一次房间,每天放弃电梯选择楼梯,等等,这都大大的丰富了你的Apm,数值越高,表明它的生活质量越好。每天把自己控制在渴望睡觉的状态,你才会睡的香甜,尼采有一句话,只有白天不敢闭眼,才换来夜里的沉睡。

我们总在渴望高质量的生活,而高质量的生活总是一次次的偏离我们,在我看来,高质量的生活不是衣冠楚楚,不是跑车酒楼,就在于一点点对生活的热爱,一个婴儿般的态度,永远对周围的事情发生浓烈的兴趣,兴趣越大,生活越来越好。增加你的生命APm吧,朋友!祝你好运!

Thursday, December 25, 2008

圣诞记

世间有种最可怕的事情叫做认真,我想认真的高级状态应该叫做坚持,在坚持中,你总能体会到原本事物带给你各种感受之外的更多的附加感受,这种东西应该叫做真实或者幸福,多数的人生活在痛苦之中寻找幸福,苦中作乐我想就应该如此吧。

过程进行到三分之二是一个坎,很多事都是如此,假如我能活到100岁,60岁应该是一个坎,然而今天我仅仅才度过了人间的五分之一,十二月二十五,他们眼里的圣诞节,我更希望这个节日属于西方,实际上它的确也只属于西方,我无非是凑个乐子罢了,还是希望仅仅让它属于西方,我们失掉了太多的时间,规则化,产业化的生活已经规范到了我们的精神层面,例如爱情,例如举止,例如其他一切我们曾经毫不在乎的东西,简单的事情迅速的复杂化,我不是很喜欢,但是很多的人似乎乐于如此,我们是人,不能不停止江湖的习气,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为了规则我们被迫的去寻找那些强烈更强烈到后来你厌倦的事情,而表面上还要装作是那样的喜爱,我们喜欢大城市的体面,甚至到谈论恶劣的环境时候的一种来自内心挣扎的兴奋。就好比一个胖的像猪一样的女士在谈论如何减肥一样可恶,我想起来之前见过的一句歌词,有人减肥,有人饿死没粮,到了今天我们都在或多或少埋怨晚清时候的腐朽带给今天的悲哀,我们也许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泱泱大国百年间能如此翻天覆地,而我们也随之降生伴随着大历史一起迈进,责任归责在嘉庆道光年间吗要?别让青春枯萎,而我们的青春到了今天还在无谓的挥霍着,毫无建树,无非是有了生活来源,无非是一群幸运子,年纪再大也许锐气丧失,此生也只能这样了,可傻逼的人们总是嘲笑着那些童心未泯的孩童们,也许他们互相的嘲讽着,我愿意做那后者,那会让我更加的舒服,十几年前似乎我们都一样,而今天不同的生活环境使得人们都烙上了不同的印记,互相开始探讨人生和事业,我们没什么事业,钱和地位不能衡量什么。都明白到了最后我们又都成了同一个样子,何必哭成一片呢,

那一年我恋爱了,有了一个十几岁时候的极品女人,可是不变总是相对的,永远的运动才是王道,每一个年纪都有那个年纪赋予它最美丽的动画,更准确一点是每一个时刻都有人最美丽的片段,今天我回想起爱情这个词,只是觉得可笑,别无他处,昨天我看到了一个20几岁的极品女人,我又觉得她好,后天我厌倦了,看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极品女人,我又觉得她不错,大后天,我看见一个小女孩,八九岁,我又觉得她不错,极品必须要放入一个特定的时间里,每一个时间都需要有人来关注,没有什么人是真正的极品,只有极品的时间,老去的人们也许正是他们应该绽放的时候,所以他们还是魅力依然,我们虽然年轻可是青春枯萎了,美好的事情总都不是那么的引人瞩目,而是等待着那位即将来欣赏她的美的人的出现,大自然一切生物原本是那样的美丽,后天的差别心赋予了他们不同的价值,差距才打开,让我们去寻找好的,美的,我们不是随波逐流还能是什么?

Sunday, December 14, 2008

玩命与吃软饭

入世的男人无非这两种,我愿意把这两者比作高等数学里的极限,一个是无限大,一个是无限小,他们互不干涉,游走于自己的世界。或许他们也是相互羡慕,犹如大款面对乞丐时候的感慨,

二者也像男人与女人,我想说的是一对恋人,我们随着人世的丰富,会发现一个家庭,总有一个玩命的,一个吃软饭的,否则家庭不和谐,男人玩命的时候,往往也走出了两个极限,一个让女人疯狂,刀山火海,愿意与你并肩作战,就算做鬼也风流,那另一个则是,迅速的远离你,投奔一个安逸平和的男人怀中,并为了向你证明她们的苦衷,而向你忠诉她们想了好多天的稿子,无非为你展示她自厢情愿的合理性,

中年以后的父子关系也在这二者之中,一个玩命的老爸,会让孩子丧失斗志,甘愿并且自豪的在家吃软饭,换过来,一个玩命的儿子,父王基本也就高枕无忧遗想天年了吧,以至于发展到,年轻的新婚夫妇要一个孩子的目的仅仅在于养老,或者防老更合适,孩子出生以后无往不在这二者之中,恕不道德?一个正极,一个负极,这叫平衡吗?

我想所有的人与人之间的,人与物质之间的关系,都是在这其中,假想一下,两个同样玩命的人生活在一起,会是什么状况,两个同样吃软饭的人生活在一起,又会是怎样?人天生都有基因,我愿意相信是原子内储存的大量信息的来生转世,有人天生玩命,有人天生吃软饭,有人被后天的刺激,变成玩命,有人被社会的璀璨变成吃软饭的,无限次的偶然性,其实都是必然。

中国人讲究中庸,我看大可不必,生命是一场现象,随它去吧。心情来了,一切都来了。在无数次的辨证以后,你会明白,无限大和无限小是可以等同的,玩命与吃软饭是可以等同的,就好像光速的条件下,质量和能量可以等同一样,你也许会不解,那最后让我来告诉你,之所以无限大和无限小可以等同,就因为他们都是那么的虚无缥缈。

Tuesday, December 09, 2008

男性生理期

你有没有和你的身体对话过?也许这是一个让你很纳闷的问题,一定有,当你学习或者上网时间久了,你会下意识的按按肩膀,活动脖子,这是肌肉的僵硬告诉了你的意识,然后安排你去抚慰他们,一种令你不愉快的感觉,鞭策你开始按摩他们,当你逛街走久了,你会下意识的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或者去买杯凉茶解渴,这都是原因,可是有一句话,当你感觉口渴的时候,那已经太晚了。极其的安静的状态下,你会明显的感觉到身体的变化,同样是睡眠,睡在寝室里,和几个同学一起,睡着的感觉和一个人在家中的卧室里睡着是有明显区别的,一个人在卧室睡和找一个女士陪同,效果也是完全不同的,睡着的状态就是一个人极其平静的状态,当你真的学会了寻找平静自然的状态,当然不是总在梦里,你会发现你的情绪是呈现周期变化的,和女子的生理期一样,只不过男性的表现在心理,总有那么几天心情烦躁,总有那么几天激动万分,听懂了自己的身体,甩掉那些不利于自己的,驾驭好那些利于自己的,学会真正的驾驭自己的心理和身体,我想这也是佛经的一个我很喜欢的理论吧!

Sunday, December 07, 2008

我们的心里都有怨气

为何你我的心中都有怨气,
千万别去埋怨时代变化快,
看看自身,发现也没有什么错.
关键的原因就是你太骚。

少女与少男的那些事

十个少女,九个都有属于自己至少三件的化妆品,使得自己更加的美丽,以为昂贵的化妆品能把你从李宝库变成李孝利,

十个少女,能有三个早晨起来跑跑步,锻炼一下的,就已经是奇迹了,迷恋零食,迷恋舒适,迷恋能有一个男人为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而到死不愿意说一声感谢的话,认为这是理所应当。

十个少女,八个半都认为自己胖,要减肥,不为身体,无非是为了一条S曲线,该吃饭时不吃饭,吃水果,一个月叫嚣的做上三到五个仰卧起坐,并且是在众人围观之时,以饭量小而自豪,孤注一掷以为那叫坚持,偶尔做一套芙蓉姐姐的广播操,以为那是好的。

十个少女,五个以上不喜欢肌肉男,因为她们自己不是肌肉女,她们从不户外运动,却要装出喜欢,无非只是喜欢户外运动之中的阳光男生,

十个少女,你们会高傲的选择瘦身操,而放弃家务,倘若某天早晨做了家务,那男人即将沦落到奴隶的行列,为你们服务整整一下午,所以还请别做家务,

十个少女,五个以上,她们既喜欢美丽的女生,又喜欢英俊的男士,认为这是生活的全部,她们对现象表面的东西,会观察的细微至极,来显示自己无聊的观察力本领。

十个少女,十个都会害怕别人说她老,不说你就真的年轻吗?不规律的生活,依靠化学物品的短暂快感,真的能使人年轻吗?满脑子除了钱就是天使,

十个少女,九个以上,会认为我是在无味的报复或攻击你们,这不意外,因为你们已经成为了其中的那一份子,不然你们为何有所触动,

男人就简单很多,去赚钱的是希望自己有一个体面的生活,光怪陆离的体面生活,社会地位,生活圈子,无非如此,谁也不必要假装崇高,呆在家里吃软饭的,无非就是被社会抛弃一蹶不振,没有得到她们的支持和鼓励,以现有的方式报复那些爱着你的人,
除了赚钱和吃软饭,还有的无非就是壮阳,年纪大一点的反而真实,隆胸的,抽脂的,吃春药的,注射杆菌的,快速到位,不过幸运的是,年老的时候我们又都一样了。

Friday, December 05, 2008

他们的微笑丧失了你的耐心

渴望去做一点自己看来有意义的事,是很简单的,
可非要寻找那么多的理由,来维持自己的耐心和毅力来实现。
任何大小事都是一个炼狱折磨的过程,
包括睡觉睡不好,腰酸背痛,吃饭吃不好,满头虚汗,
炼狱以后,是被折磨后的快感,快感习惯后,我们称作拼搏后的幸福,
后来,掏心窝的告诉别人,苦口婆心,叫做经验,
经验多了,右倾错误,理论强了,又是左倾,
还是从头来过,一次一次,
年长了,沧桑了,不愿意和新来者一起重头来过,
淘汰了,怀恨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
人性逐渐丧失,社会慢慢沦落。
开始卑微的怀旧,怀旧成为了时尚,
时尚变成倒霉孩子盲目崇拜的偶像,
偶像是残酷的,他更多的希望能有和自己心理相同位置的人站出来,
争锋相对,而不是麻木不仁的一味追捧。
三次失败后,人们会对自我产生怀疑,
是否我真的一事无成,此时的亲朋好友,热情的送上他们的微笑,
使你丧失了斗志,慢慢归顺各式各类的神仙鬼怪,
最后的结论,知足常乐,
也许,这不是智慧,仅仅是一种自我安慰,安抚受伤的心灵,抹平小许的欲望,
顺其自然,大多数时候,不是一种境界,而是一种无奈,一种成熟男人背后的受伤。
我们都有各类新奇的想法,多数时候像那几亿万个精子一样,不之所措,而慢慢变冷,
最后死亡,也许更幸运的是没有被装进避孕套里丢在窗外,
我们渴望人理解,渴望被人们熟知,窜上跳下,
最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丧尽了自己的年华,
后来只有追忆,后来连陪你一起追忆的人都过去了,
孤独一人,独自回忆着属于你和他们的日子,
微笑是廉价的,也是迷惑的,
微笑,无非是渴望更多的利益,
真正深入人心的那些事情,在一个人的脸上,你不会轻易看到,
成功的人,我是指人本身,永远不是那位最聪明的人,而是那位最能耐得住寂寞的人,
但残酷的事实,你和他们一起埋没。丝毫不留下任何印记。
觉悟只是一种态度,高与低又奈何了谁?
高觉悟的人会不会又是另外一种自我强加的痛苦呢?
新鲜事物不可战胜,我们能改变历史吗?你改变的只是未来某一天书里的之语片字,
想真正改变人类的命运,人本身是无法达到的,
政治产生的时候,大家都很开心,
微笑也产生了,大家似乎并不是同样的开心,
后知后觉之后,某一个瞬间,当你发现一个人在远处你能看到的地方默默的注视着你的时候,
这一切都够了,过完一世,最美丽的时刻凝固了,就是这样。
你最最亲近的人,没有忍耐和耐心,会像希腊人的幽默一样,
冲的越高,摔的越下,重复着,
相濡以沫,太远了,
孤注一掷,形同陌路。
我爱的那些人,你们在你们应该在或者想要在的地方,
真的幸福吗?我们就这样吧!互相注视,默默的默默的。